笔趣阁 > 长女如珠 > 第41章 你能教出什么好女儿
    又是一只杯子摔过去。

    这次是老太太的杯子。

    沈首辅气疯了,府里一个庶女居然也敢欺骗自己,他第一次发现自己胳膊可以伸到另外一只杯子前,毫不犹豫摔了过去。

    “小怜是两年半以前到蒙城周家周九龄身边伺候,沈秀梅你真是好手段,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你们彼此身份的!”

    沈秀梅被砸的头晕,说到底还是因为周九龄,若不是她回来,哪来的这么多事。

    夫人愣了愣也反应过来,诧异的看向沈秀梅,她平时装作楚楚可怜的模样,好似人畜无害,背地里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果然是会叫的狗不咬人,狠毒的人悄无声息。

    “老爷。”夫人看向纯哥儿,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若是不保护好,以后只有尸骨无存的份,“方才我与老夫人商量,询问沈秀梅要不要回周家,她自己不愿意回去。如今真正沈家姑娘回来,她若是留在沈家也是尴尬,既然不愿意回去,也不能再是沈家小姐。否则还不知道外面百姓如何编排我们沈家。所以我以为沈秀梅若是想继续留在沈家,就在周九龄身边伺候吧。反正她回来也要丫头伺候,与其出去买个丫头,还不如用府里现成的呢。”

    “沈府还有其他粗实丫头,看看有哪个合适的,便到周九龄身边伺候。”

    沈首辅冷哼一声,再抬起头看向周九龄,瞬间感觉顺眼了,比起这个暗地里使手段的,还是周九龄这种当面把人气死的好。

    “周九龄不住沈府。”沈首辅阴阳怪气。

    一句话说的满堂皆惊,纷纷看向周九龄,心说她这又是使得什么手段?

    沈秀梅心底发酸,莫非她这就是以退为进,让所有人以为她与世无争?

    “我的儿!”姜姨娘最先反应过来,心底暗骂周九龄是个不识趣的,她若是不住在沈府,沈秀梅岂不是也不能继续住。

    “你如今好不容易回家,怎的能犯糊涂?还是怪妾没保护好你,所以心生怨怼?”

    “那个时候妾实在有心无力,自身难保。你可千万不要做糊涂事。”

    “认祖归宗才是最重要的!”

    好话坏话全被姜姨娘一个人说了,周九龄别有深意看着哭泣的姜姨娘,前世她也以为自己找到亲生母亲,能得到关爱。谁知道她压根不管周九龄,有什么事也不告诉周九龄。背地里也不知道吹了多少风,才叫自己成了弃子。

    周九龄微微含笑,侧身对老太太做了个全礼,“九儿拜见祖母。”

    “这事在路上已与父亲说明,及笄之年我已经订婚。初六若不是父亲忽然赶到,我们也是正式成婚。按理说我是有未婚夫的人,住在沈府也不合适。父亲路上已经答应,我们暂时住在客栈,待夫君找到铺子准备起手,便正式成亲。”

    周九龄不卑不亢,“这彩礼已经送到周家,如今按照规矩应该还给沈家,但我感念周家抚养十六载,留些感谢也是应该。”

    周九龄笑盈盈瞧着跪倒在地的沈秀梅,“这些年吃穿用度周家未曾苛刻,说到底父亲留些银两合规矩。”沈首辅嘴角微抽,留些银两作为感谢的确合乎道理,之前他也是同意了,可是后来他到客栈休息,无意间听到百姓闲谈,说李家看重周九龄,十里红妆,彩礼几乎给了李家半个金库,他顿时就后悔了。自己单靠这些俸禄生活,有时还需上下打点,太后时不时要过个生辰,太妃时不时半个宫宴……这些全是花销。

    周九龄这个败家子,说留给周家就给了,也不想想自己娘家如何过。

    夫人先反应过来,对着周九龄轻笑,“四姑娘倒是有情有义,周家费心多年,的确该如此。只是这婚事……”夫人眼底闪过一道精光,哪能由得周九龄之前订婚?就算已经订婚那也是沈秀梅,人家是和周家订婚,和你有什么关系?上赶着要未婚夫呢。

    “老爷。你看沈秀梅如今也要送回去。周九龄暂时住在客栈也好。只是沈秀梅之前在天字学院读书,是不是把周九龄叫过去?”

    沈秀梅浑身一僵,猛地抬起头狠狠瞪着夫人,这话什么意思?周九龄暂住客栈,等年后开学了,就由周九龄去学院读书,她也就住在学院了?

    如此一来道理也说的过去,如今抱错闺女的事京城人尽皆知,估计都看着沈家什么做派,周九龄不能不去天字学院,但是周九龄去了,沈秀梅就不能去。之前京城嫡女皆在官家学院,后来沈秀梅通过手段才勉强有读书的机会。其实读书不读书无所谓,但天字学院皆是京城贵族,沈秀梅还指望在学院里能找个好婆家。

    如今夫人又要沈秀梅做丫头,又不给沈秀梅去读书,这不是企图绝了她的路子么。

    “求父亲垂怜!”沈秀梅是真的怕了,不遗余力磕着头,“女儿这个年纪若是回乡下,必定不好找婆家。京城好歹有些熟识。求父亲成全。”

    “放肆!”一直低眉不语的老太太一声怒喝,“你算什么东西还敢叫我儿父亲?”

    “沈家真正四姑娘已经回府,你还企图赖着不走,是贪图沈家富贵?”

    “你身份京城谁不知道?一个乡野丫头也敢继续留在京城攀高枝。谁给你的胆子。”

    老太太怒视姜姨娘,“一个爬床的丫头能教出什么好女儿?我看沈秀梅如今这样不知廉耻,都是你背地里教的。”不等姜姨娘说话,老太太看向沈秀梅,“这姑娘瞧着好的,万不可跟在姜姨娘身后蹉跎,我瞧着先住客栈直接去天字书院也好。”

    “省的又被姜姨娘教坏了!”

    姜姨娘脸色惨白,老太太这话是不给自己留点余地。

    姜姨娘咬牙,跟着跪倒在地,“求老爷垂怜,沈秀梅在我身边也是久了,说到底她若是去蒙城也难找到婆家,不如先留在京城。”

    姜姨娘声音婉转,“夫人说她跟在四姑娘身边做丫头,刚好四姑娘初来乍到,身边缺个陪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