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女如珠 > 第46章 好深的心机
    干女儿?

    周九龄要为沈秀梅鼓掌了,瞧瞧人家这脸皮,自己前世输在她手里不亏。

    “难怪沈首辅还叫你过来读书呢,原来是被认了干女儿。”长公主嫡女恍然大悟,“肯定是你平时乖巧,沈首辅才不舍得你走。”

    周九龄忍不住要笑了,沈秀梅乖巧?沈首辅舍不得她走?那是你没看到那天她死乞白赖不愿意离开沈府的模样。

    周九龄无限感慨,沈秀梅是不知道周家的好,你一个姑娘到了也是宝。

    “原来这位就是沈府认回的四姑娘。”镇国将军二公子钱多盈盈含笑,缓缓走过来。长公主嫡女脸颊顿时红了。

    “我瞧着你不似商贾之家出来的,应该读了不少书。”

    周九龄扫视钱多一眼有些发呆,这张脸……

    “公子想多了,我自小不爱读书,就你们读的那些圣贤书啊,我看了就极头晕。我可不想英年早逝,读书?还是算了。”周九龄大大方方承认。

    钱多噗嗤一笑,这姑娘倒是有趣。

    “姑娘说的极是,我乃武将世家也不爱读书,若非皇恩晃荡建立这所学院,我是绝对不会读书的。若说射箭我还稍微有些天赋,这读书对我来说就是对牛弹琴。按照姑娘所言,我大概已经英年早逝了。”

    长公主嫡女和沈秀梅顿时瞪大眼睛,万不敢相信这话是钱多说的,他成绩不是一直很好?

    成绩好的人看书也会犯晕?

    “实话告诉你。这些书回家以后我根本不看。待射击课程若能见到,我与姑娘讨教一二。”钱多直言了当。

    “我不会!”周九龄更直接。

    惹得钱多笑了,“其实我爹也没文化,他也不爱读书。大哥还好,是母亲取得名字。到我的时候他直接取名钱多。你猜我三弟叫什么?”钱多哈哈大笑,“叫钱仓!”

    “皇上都曾取笑过,说父亲到底是多爱财,才能取这么个名字。”

    周九龄嘴角微抽,这样公然吐槽自己亲爹真的好么?

    “本郡主若没看错,刚才还有一个男子与你同来!”长公主嫡女玉郡主脸色阴霾,这钱多平时沉默少言,居然和周九龄这些话,玉郡主越看她越不顺眼。

    周九龄大大方方颔首,“郡主说的没错,那个人是我夫君。”

    玉郡主冷哼,“这沈府可真是,难道不知道天字学院不允许已婚女子读书。”

    周九龄恍然大悟,“郡主说的太对了。那人是我未婚夫,还没正式成亲。不过……”

    周九龄娇羞,“既然已经定亲,他就是我夫君了。”

    玉郡主本来想提醒钱多,周九龄是和男人坐一辆马车来的,没想到人家直接承认,如今也是这般不掩饰的模样,心里不由狐疑,难道真是自己多虑了?周九龄没有勾搭钱多的意思?

    眼见玉郡主没了追究的心思,沈秀梅急了,“妹妹难道不知道父亲叫你来学院,就是为了叫你好好选个夫君。”

    周九龄诧异,“啊?父亲叫我来学院难道不是为了好好读书,以后好为夫君打理家财么?”

    沈秀梅一梗,还能这样理解?

    周九龄眼看几个姑娘站在旁边,顿时笑了,“姑娘们放心,以后若是需要布料衣服,皆可到我店里,我给你们便宜些。”

    周九龄扫视玉郡主一眼,稍有惋惜,“郡主,我夫君可好了。京城风靡的霓裳便是我夫君卖的。”

    沈秀梅愣了愣,这事之前怎的没听说过?

    小怜到底忽略了多少消息?

    沈秀梅目光阴霾,难怪小怜最后出卖自己,原来她早就被周九龄收买了。

    周九龄好深的心机。

    玉郡主年纪小,刚才还惦记着钱多,如今瞧着周九龄没这般心思,注意力也被转移,“霓裳真是你家做的?”

    “是我夫君家。”周九龄实话实说,若无其事扫视沈秀梅一眼,“我家可没这本事。”

    “那你能不能帮我留一匹?”玉郡主眼睛发光,也有些恼火,“我瞧着宫里其他姐妹有,我想着去买却没货,也不知道你们怎么做的生意。”

    周九龄一本正经,“郡主说的对了,霓裳数量本来就少,工艺繁杂不说,材料也很少,做好一匹很费时间。想要霓裳,少则几个月多则大半年。才能做出几匹。”

    玉郡主听得呆了,“这般费事?难怪价格昂贵,一般人穿不起。”

    “郡主可没这般烦恼,郡主若是想要,直接给我定金,我给郡主留一匹。”

    “好!”玉郡主欢喜,当场拿出银子递给周九龄,“你可别忘记了。”

    沈秀梅心里发酸,自己花了多少时间才巴结到玉郡主,如今被周九龄三言二语拐跑了。

    “你这姑娘果然出自商贾之家,这般会巴结人!”之前的男子不服气,对着周九龄冷哼。

    “你这本事太厉害了!”

    周九龄狐疑,“我这就是巴结玉郡主了?我这不是在做生意么?”

    周九龄抬起头扫视周围的同学一眼,“你们若是有钱也可以找我预定啊!看在我们是同窗的份上,我先给你们留。”

    男子顿时不说话了,他也就是发发牢骚,若叫他拿钱出来,还真没有。

    “没钱啊?”周九龄很是惋惜,“我还寻思着天字学院皆是贵子,能多预定出几匹呢。”

    沈秀梅眼睛一亮,抓住机会便说,“妹妹这话说的,大家虽然是贵子,也不能这般浪费家里的钱。”

    周九龄恍然大悟,“小梅你说的太对了,诸位学子还没考取功名,如今都是拿着家里的月例呢。等以后考取功名自己有钱了,再来找我预定啊。”

    沈秀梅一梗,自己是这个意思么?怎的被周九龄一说,好似自己在埋怨家里给的太少了。

    沈秀梅微微抬起眼帘,果然看到同学们面色不虞的看着自己。

    沈秀梅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自己这是被同学们记恨上了。

    “好了。”玉郡主脸色不好,自己能拿的出钱还不是长公主给的多,被沈秀梅这样说,就感觉意味不对了。

    “时间差不多了,大家快些回去上课。”

    玉郡主发话,沈秀梅哪里敢继续说什么,只好扫视周九龄一眼,急匆匆跟在玉郡主身后走入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