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女如珠 > 第52章 我是她婆婆?
    沈秀梅嘴角微勾,眼睛里闪烁着幸灾乐祸,周九龄巴结上玉郡主算什么?她不还是得罪了齐王庶子,这就是个混世魔王,得罪他绝对没好下场。如今齐王庶子极给周九龄面子,只是叫她继续射箭而已。一次“瞎猫碰上死耗子”叫周九龄中了,她还能次次这般好运?

    “你说对了。”周九龄一本正经,“我没本事。”一边说一边随手把弓箭放回原处,“先生该上课了。”射箭与女子玩的投壶不一样,对他们来说骑射简单,对女子来说可不是这般。周九龄一句话堵得齐王庶子有气无处发,顿时对着周九龄笑了。

    “你倒是厉害。沈首辅居然把你找回来,只怕别有用心。”

    周九龄狐疑,“这话什么意思?明知道孩子抱错难道要将错就错?”

    周九龄微微眯起眼睛,别人都说齐王庶子暴虐不堪,脾气不好甚至不聪明的样子,倒是一针见血。沈首辅可不就是别有用心。

    骑射先生感觉头疼,这些皆是富家子弟,有些甚至有爵位继承,哪个都惹不起。

    “请大家按照以前上课模式,自己找地方练习射箭。”

    “去年不及格的同学到广场站队,准备重新考试。”

    周九龄耸耸肩,反正和自己无关,这骑射之术也是齐王所教,她以为齐王一直会武功,也是闲暇时逗弄逗弄自己而已,如今听到玉郡主说了,才知道齐王现在还“不会武功”。他现在是真不会,还是为了掩人耳目。

    “敢和我比比?”齐王庶子扬起脑袋,居高临下瞧着周九龄,沈家一个不知名的庶女而已,沈首辅也不甚在意,若当真在意,沈首辅会不给她改名?

    “你有出息。”周九龄若无其事。

    “什么意思?现在知道我厉害,不敢比了?”齐王庶子以为周九龄是在夸奖自己,顿时越发得意。

    周九龄抬起眼帘怜悯扫视齐王庶子一眼,脑子果然不好使。

    “找姑娘比试,可不是有出息。”

    “……你敢嘲笑我!”齐王庶子脸黑了。

    周九龄再次扫了一眼,“我嘲笑你?我才从蒙城回来,且不说小地方有没有厉害的,就算有厉害的先生,估计也不如京城。何况我以前未曾学习过,你却找我比试,端的是什么意思?”

    “还不是以强欺弱,等着看我出丑呢?”

    齐王庶子被说中心事,顿时急了,“我就是想看你出糗又如何!”

    周九龄搭起弓箭,“我初来乍到与你有何冤仇,你非要看我出糗?”

    齐王庶子支支吾吾,他就是不喜欢周九龄,他也不喜欢沈秀梅,沈秀梅总是哭哭啼啼好似被人欺负了,周九龄和她是一样,肯定也是一样。

    “有这时间你还不如好好练习算数,说不定能合格。”

    周九龄话音刚落,齐王庶子语气就不好了,他算数不好有什么办法?那也不是他想学不好,就那些数字他根本不知道怎么算,以后齐王府没有其他子嗣,他还能受封,到了封底哪里需要算账。直接请个账房先生就是。哪怕账房先生把每个月俸禄贪了,就找皇上再要呗。反正也是郡王不怕这些。所以学算数干嘛?留着以后给别人做算账先生?

    “算数好了不起啊!”

    “我和你比试。”钱多笑容满面如春风,“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今儿就叫你知道知道镇国府的厉害!”

    “万年老二也敢叫嚣?”齐王庶子暗暗揉手,他看钱多也不顺眼,早就想教训教训这个家伙,可惜条件不允许啊,纨绔好玩可以,打人,回去肯定被揍。打钱多?开什么玩笑?镇国府的二公子,自己若是打了,回去还不是直接抄书跪祠堂。

    “今儿可是你要和我比试的!”齐王庶子仰头大笑,终于有出气的机会,待会就叫他知道自己的实力。

    “和考试一样,在马上骑射,3箭。谁中的多就是谁胜出!”齐王庶子冷哼,这几年考试他皆是第一,排第二的都是钱多,他就不信今天自己还能输了。

    钱多漫不经心嗯一声,转身挑选弓箭,天字学院弓箭据说是宫内工匠所制,每年换一次。

    换下来的保养过后送到军营做新兵练习使用。

    若想作弊,没有可能。

    “钱二公子果然厉害。”玉郡主欢喜不已,考试有什么意思?比试才刺激。真枪真刀比试,看以后谁还敢说闲话。周九龄莫名其妙,还没开始比试,玉郡主就看出钱多厉害了。

    “我就是不喜欢他。”玉郡主嘟起嘴不开心,“母亲说过些日子宫宴,便求舅舅为我赐婚。”

    周九龄脑海中灵光乍现,玉郡主赐婚?玉郡主?前世好似是齐王庶子的正室!

    方才就感觉玉郡主好似相识,原来自己便是她前世的婆婆!

    玉郡主心高气傲,本就不喜欢齐王庶子,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偏嫁到齐王府。周九龄本来就是个尴尬存在,玉郡主向来瞧不起她,所以晨昏定省皆免了,又不待见周九龄,被沈秀梅说几句挑拨的话,玉郡主便处处针对周九龄。

    周九龄身份尴尬,在齐王府已经难过,玉郡主又闹事,让她越发举步维艰。险些没有活到被封后。此时玉郡主尚且稚嫩,没有当初的戾气,一时没认出来。

    周九龄看着欢喜的玉郡主,到底不曾说话。皇上仰仗镇国将军,却又怕镇国将军,能把镇国将军捧起重用,却不会叫镇国府更强大。玉郡主喜欢钱多,钱多若不是镇国府二公子,这婚事必定成了。可惜钱多是镇国府二公子,一旦和玉郡主成婚,镇国府必定如虎添翼,成为皇上心腹大患。

    玉郡主前世或许也喜欢钱多,而皇上必定为了绝她的这般心思,故意快速把玉郡主出嫁。

    而被皇上利用的,恰好就是齐王庶子。因为齐王府名声不好,在百姓心里不成气候。

    玉郡主嫁过去,就算有长公主扶持,在皇上看来齐王这个“白痴”也构不成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