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女如珠 > 第55章 救火
    院长脸色不好。他之所以亲自过来,就是因为这寝室乃玉郡主所住,事关重大。他也想着息事宁人,别把事情闹大了。毕竟玉郡主是长公主嫡女,无论如何不能得罪。没想到沈秀梅这个不长脑子的,居然特地提醒玉郡主,她是唯恐事情不够热闹。

    “现在只是猜测,算不了真。不如玉郡主先回去,老夫……”

    “怎的?我回去叫母亲过来亲自调查么?”玉郡主睨视院长一眼,惹得院长浑身一僵,下意识后退一步,玉郡主的眼神太吓人了,“我在这里一切好说,直接赔偿就行。若本郡主的母亲来了,调查出来可不是这个结果。放火杀人还是谋财害命,可就不好说了!”

    院长被吓了一跳,心里有苦难言,这些学生们能有什么坏心思,还不是心里有怨恨,左右他谁都得罪不起,只能由着玉郡主去调查。玉郡主黑着脸,忽然笑了,“本郡主就给你们半天时间,喝茶用的夜光杯,吃饭用的琉璃盏……一件一件皆是母亲送的礼物,若没事就算了。若在大火当真受损,也不要多,价值一万两……”

    玉郡主嘴角微勾,睨视沈秀梅一眼,“黄金!”沈秀梅下意识哆嗦,玉郡主用的那些东西居然要一万两黄金?真被烧坏了哪个能赔的起?这不是要倾家荡产么。

    玉郡主丝毫不在意,“若自己找我认错,这事就算了。若是被调查出来,这一万两黄金必须赔偿不说,还要被赶出天字学院。最好记住这话,我必定把你送入官府,全家遭殃。”

    玉郡主悠闲看天,“那就晚饭之前。”

    玉郡主漫不经心玩着指甲,“也许你想着反正我调查不出来,不要紧,我可以借母亲的金甲卫来用,到时候就不好说了。我调查不出来,他们可有的是手段。”

    玉郡主侧身睨视沈秀梅,冷哼一声,“我竟不知道你是背后咬人舌根之徒,枉费我以前护着你。看来以前都是我眼瞎。周九龄方才下了骑射场一直与我在一起,我可以证明她的清白。其他人我可证明不了。”沈秀梅吓了一跳,忍不住看向周九龄,她刚才为什么和玉郡主走在一起。

    不要说现在,以前沈秀梅午休想和玉郡主走在一起,哪怕是一起吃饭喝茶都不行。之前她以为玉郡主对周九龄也是如此,知道周九龄没地方住,被分到玉郡主寝室,她还幸灾乐祸一阵。现在看来是自己错了?

    “院长。”钱多脸颊乌黑,手里提着水桶,依旧掩盖不了浑身文学气息,“火已经熄灭,只是这寝室没办法继续住了。”被烧成这样能进人才怪,这是玉郡主寝室,总归要有个说法。

    院长讪笑,人家玉郡主已经放出话,自己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院长。”玉郡主脸色冷冽,“待我查出这事何人所为,请院长将其赶出天字学院。”

    玉郡主环顾四周,“学习便要修身养性,如此狠毒之人不配读书。不配在天字学院。”

    院长脸色有些难看,这事若郡主自己处理还好,一旦牵扯到自己,这些官家子弟哪个他都得罪不起。所以自己若是把人赶出天字学院,一时没事,以后难免被牵连。

    院长叹了口气,表情严肃,“到底是谁发火,在晚饭前去寻郡主道歉,郡主不是不讲道理的。”

    只要是郡主处理,比自己处理结果要好,被赶出天字学院,以后在朝内也无法立足。

    “钱多。”玉郡主等院长离开,才转身看向钱多,“你们几个能赶过来救火我很感激,我就想询问一句。你过来的时候可看到什么可疑之人?”

    “不曾。”钱多微微含笑,抬起手指着自己身上和玉郡主一样未曾来及换下的衣服,“刚才我和齐王庶子比试过,就……”钱多脸色绯红,有些不好意思,“就和齐王庶子还有几个同学去厨房瞧瞧还有什么吃食,就听到有人说走水了。”说到底是齐王庶子急匆匆提着水桶先过来救火,钱多才反应过来。对齐王庶子,钱多有时挺佩服,见义勇为都是第一。

    玉郡主颔首,“那麻烦表哥和钱二公子把当时和你们在一起的同学名单告诉我。”

    齐王庶子脸颊微红,若不是脸色太黑,几乎看不出来。

    这个时候他就后悔了,平常不怎么与同学来往,竟不知道几个同学名字。

    “周九龄是与我在一处说话的。”玉郡主表情严肃,与方才判若两人,“我去问问我熟识的几个同学,他们可以相互作证,谁与他们在一起。”

    周九龄眸子微闪,现场被烧的很乱,再加上齐王庶子和钱多赶过来救火,地面上脚印杂乱,几乎分辨不出谁和谁。

    “天字学院有酒么?”

    “没有。”玉郡主笃定,“院长曾经规定不许饮酒,所以不可能有人带酒。”

    周九龄笑了,“你没闻到酒味?”

    玉郡主之前一心扑在如何查找凶手上,一时没注意,被周九龄提醒,忽然察觉到空气中细微的酒味。想了想玉郡主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谁,她是用酒发火的?”

    “棉絮等易燃物容易被发现,偷偷把酒带进来就不容易。虽然带来的所有酒全部撒了。但是……”周九龄且笑不语。

    玉郡主脸色变了变,“天字学院无人喝酒,更不许带酒。她若是撒酒手上必定还有酒味。只要把所有人集中起来,看看谁身上有酒味?”

    “若是没有酒味,那就看谁趁机回去换衣服了。”

    玉郡主恍然大悟,眼神戾气几分,“表哥,麻烦你叫所有人去厅内集合!”

    同学们都惧怕齐王庶子,何况他从不讲道理,就算使用强硬措施也不奇怪。

    “咱们走!”玉郡主冷哼,对沈秀梅越发不喜,“你说她怎的总喜欢装可怜?刚才我说她几句,又没打她。怎的就哭了。”

    “占着你四姑娘身份十六年,如今还厚着脸皮留下,谁知道她按得什么心思!”

    玉郡主最瞧不上这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