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女如珠 > 第56章 有本事找你爹!
    “和我那个犯贱的老爹一个德行!”玉郡主恨得咬牙切齿。当年驸马出自官家,被长公主看上,不顾一切求先皇赐婚,甚至不惜与先皇闹翻。先皇无奈,只要拟定赐婚圣旨。驸马一开始还安分守己,后来就利用驸马身份,私下卖官敛财。被长公主发现,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曾真正对驸马如何。谁知驸马越发过分,直接建造私宅,在其中养侍妾。其中还有几个怀孕,若非侍妾迷了心窍,闹出动静太大,长公主还被蒙在鼓里。

    彼时长公主即将临盆,被驸马失手推下台阶,造成小产。

    先皇为了给长公主出气,责令两人和离,并且把驸马侍妾皆赐小产,将驸马施行阉刑,赶出京城。此生不允许踏入京城半步。你害的我闺女此生不可生育,我便要你这辈子陪着!

    后来京中再无人敢提起驸马。那时玉郡主已经六岁,知道消息险些没亲手刃杀驸马。

    所以这事她一直记得,齐王庶子这种的必定不可靠!

    周九龄轻笑,这人总归要有些自知之明,既然吃着软饭就要有吃软饭的自觉,好好伺候长公主,让公主开心了。偏驸马不知足,企图软饭硬吃,最后把自己搭进去,得不偿失。

    “咱不说他。”玉郡主冷哼,“反正外祖父说过不许他入京,说不定他早就死在外面,不足为患。”玉郡主隐隐记得驸马什么模样,长得倒是好看,有什么用?就是个狼心狗肺的。

    齐王庶子威严,很快把所有同学聚集在一起,男女分开站立,有些垂手隐隐有些不安。

    “我已经有了线索,你现在承认,我就不把你赶出天字学院。若是被我知道,我就不客气了。”玉郡主微微眯起眼睛,片刻笑了,“敢做不敢当,果然还手段。”

    “就算是承认了,也没脸继续读书,不承认还有一线生机。”沈秀梅急于表现自己,反正她以前也是跟着玉郡主混的。

    玉郡主冷笑几声,“你这话叫我怀疑发火的是你!”

    “不过我很快就能知道。”玉郡主表情阴霾,黑着脸缓缓在所有同学面前走过,被看的同学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眼睁睁看着玉郡主最后在一个姑娘面前停下,皱起眉仔细闻了闻,“你喝酒了?”

    姑娘浑身一僵,慌乱,“没有。”

    “没有?”玉郡主再次笑了,侧头对旁边姑娘说,“你帮本郡主闻闻。”

    姑娘有些慌,到底没继续说话。

    “的确有些酒味。”

    玉郡主颔首,“我且问你,天字学院不允许喝酒,你身上为何有酒味?”

    “还有,你为何忽然换了件衣服?”

    姑娘眼睛微红,“郡主。我身上是胭脂味,你是不是闻错了?刚才是骑射课,下课以后自然需要换衣服。”

    “其实我也感觉你说的有理,可惜啊。”玉郡主嫌弃,有话好好说,若当真清白我还能冤枉你了?偏这幅模样,怎的瞧着这般不顺眼。

    “刚才在我寝室面前,我也看到你了,你穿的不是训练服也不是这身衣服。你刚才既然过去亲眼看了热闹,刚才穿的裙子肯定沾惹灰烬,要不要去你房间仔细看看?衣服应该还没来得及洗吧?”

    姑娘一梗,衣服的确没来得及洗。

    “我寝室有酒的味道,天字学院不允许带酒,这规矩所有人都知道。你先进去用酒做引子放火,又躲在人群看热闹,企图制造不在场的证据。百密一疏你还是没来得及洗澡就被我叫过来,所以身上还是有酒味。只要你说清楚身上酒味是哪里沾染的,我就放过你。”玉郡主冷笑,“可惜你说不清楚,因为你压根没想到我这般快速发现以酒做引子。你没来得及处理好,就站在这里了。”

    姑娘微微颤抖,的确是她做的,过程也如同玉郡主说的。

    她到底没来得及处理好。

    “你是哪家姑娘?”玉郡主皱眉,压根想不起她到底是谁。

    姑娘仰头笑了几声,“与郡主同窗三年,郡主竟不知我是谁?”

    “周九龄才来一天,与郡主已经形影不离,郡主真是好眼力,以前是沈秀梅也就算了,她毕竟和郡主在一起一年多。周九龄也是庶女,她凭什么得到郡主青睐。还不是会巴结会说话。这些手段我也会,只是我不屑使用罢了。”

    玉郡主气得笑了,“对啊,这些手段你都会,周九龄唯独不会放火害人。”

    “你的这些手段,还是回府再用吧。”玉郡主冷眼,“一万两黄金,我会派人去你府上讨要。毕竟本郡主刚才给过你认错的机会,是你自己不把握。”

    姑娘吓了一跳,此时才知道害怕,瞬间跪倒在地,“郡主饶命,我知道错了。我一时迷了心窍才会做出这般事。”若是闹到府上就惨了,且不说赔偿一万两黄金,但谋害郡主的罪名,足以叫她万劫不复。估计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身为家中庶女,嫁不出去无法给家里换取利益,留着还有什么用?恐怕只能给老地主做小妾,只怕最后连做小妾的机会都没有。

    玉郡主厌恶,“方才我说找我认错还能免罪,你偏我不信我能查出来。如今倒是过来求我。”

    “你是感觉我好说话还是慈善?我给过你机会你自己不要,现在还想怪我不留情面。你放火的时候怎的没想过什么情面?你自己做错事,还怪我心狠手辣。你放火时就没想过自己恶毒?”

    “自己恶毒还装可怜推到别人身上,你这样的人就是白眼狼,我现在饶你,你过后还会咬我一口,到处说我狠毒,那索性就不饶你!”

    姑娘愣了,目光忽然充满戾气,“你有什么本事?读书不好课程不好,不过是仗着自己郡主身份,四处欺负人罢了。”

    齐王庶子表情冷冽,抬起腿就是一脚,“郡主也是你能骂的?”

    “出身不好?没有依仗你就别干坏事,干了坏事就要想办法解决。有本事你找你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