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女如珠 > 第57章 去公主府住
    周九龄忍不住为齐王庶子拍手叫好,你若有本事收场,怎么作死都无所谓。偏你只有作死的本事却无法善后,那你不就纯粹找死?姑娘瞧着怯懦,真可惜了。“你对我是不甘心?”周九龄狐疑,第一天过来也不认识,怎的就心生歹念?何况她酒是哪里来的?不可能一大早就带过来,专门为了谋害自己吧。周九龄不感觉自己还有这般面子。谋害郡主?那她更没这个胆子了。

    姑娘眼底露出恨意,“郡主可还记得桃花酿?年前宫宴我因喝不惯宫中烈酒,特地从家中带了自己酿的桃花酒。郡主尝了说味道好,我便许诺待开学以后为郡主带来。如今我带来了,郡主却丝毫不记得。如此也就算了,偏和不知从哪来的庶女混在一起。郡主不记得我却接近别人,分明就是瞧不起我。”姑娘一时气愤,想要烧了周九龄寝室,却忘记玉郡主与周九龄一间寝室,自然是将玉郡主的东西一起烧了。

    “我特地瞧着你们不在寝室才放火。”姑娘一本正经,“杀人我还是不敢的。”她也知道,若杀人后果不堪设想,谁都救不了自己。但如今若闹到府上,家中长辈必定把自己推出去。

    “自作孽不可活。”周九龄叹息,“我也是奇怪了,玉郡主愿意与谁结交还要你们同意不成?”

    这些姑娘是不是管的太宽了?

    “姑娘说的极是!”齐王庶子难得好脸色,“表妹想和谁玩还要与你们说?征得你们的同意不成?再说了,你们想得到表妹青睐,尽管使出本事,何必要做这种见不得人的勾搭。真叫人不齿!”

    姑娘笑了,她倒是想凭本事,可玉郡主给自己机会了么。

    经过她提醒,玉郡主倒是记起,去年宫宴的确有这事,当时自己心情不好,有个姑娘怯生生递给自己一杯酒,自己没有多想接过来就喝了,如今仔细想想,恐怕就是眼前这位姑娘。可当时也是随心,玉郡主哪里记得到底是谁,可不就给忘记了。何况玉郡主自幼受长公主影响,极不爱喝果酒却爱烈酒。果酒对她来说就是白水而已。

    “你倒是想害人可是你敢么?”玉郡主黑着脸,“把她给本郡主送回府,我倒是要看看她父母能给出什么交代!”

    姑娘大惊失色,知道自己这是在劫难逃,“郡主说赔多少就是多少?万一那些贵重的东西都不在寝室呢……”

    “那就是你放火之前全部偷走了。”玉郡主不耐烦,送回去就是送回去,哪来的这么多话。姑娘一梗,这个回答的确很符合玉郡主性格,姑娘知道自己这是彻底完了。

    周九龄叹息,庶子庶女日子本就不好过。庶子若要出头,必定被主母打压。庶女从出生就是为府上嫡女做垫脚石,一个个嫁出去拉拢府上人脉,最后嫡女风华绝代。周九龄忍不住侧目看向沈秀梅,她是个厉害的,前世凭着一己之力做到沈贵妃,得到齐王信任偏宠,一步步走来,踩了多少血。

    “郡主……”钱多轻笑。被玉郡主一眼瞪回去。

    “怎的?你要为她求情?”

    “我感觉不如把她送去大理寺,询问清楚。”钱多怜悯,“郡主不知后宅险恶,若是直接把她送回家,恐怕没有原因就死了。”

    姑娘浑身颤抖,是了,之前就有个姐妹不明不白死了,对外说是突发疾病,可是她很清楚,人家的身体一向健康,哪来的什么疾病。现在想想很是恐怖。

    “没有原因就死了?”玉郡主皱眉,这是人家亲生女儿,就算是庶女也不至于直接弄死。

    钱多莫非是危言耸听?

    周九龄颔首,“郡主生于皇家其中内情许是不知。大家宅院有几个是干净的。哪怕是后宫之内……”周九龄戛然而止,这些事玉郡主无须知道,只要有长公主护着,她必定长寿而终。

    玉郡主皱眉,“你们是在教我做事?”

    “不敢。”周九龄轻笑,“郡主是聪明人,有些人没经历过自然不知道,她嫉妒郡主,自然也是不知郡主每天过的日子。若是经历了,自然也有烦恼。”玉郡主想想也是,身在皇家有什么好的,还不是天天被人盯着。尤其宫廷参官十分气人,稍有事就一本参上去。天天没事做了,单盯着公主府。

    玉郡主心里烦躁,再看姑娘心情就更不好了,“把她送去大理寺!”

    玉郡主侧目对着周九龄冷哼,“我倒是要看看,大理寺如何处理。”

    周九龄微笑,“郡主善良,不忍伤人性命。”

    沈秀梅深深的酸了,周九龄这拍马屁的功夫当真好,她险些就信了“郡主善良”这句话,玉郡主若当真善良,还能当众揭穿人家?还不是图着一个名声而已。

    玉郡主冷哼一声,睨视周九龄一眼,她这说辞未免太假了。

    “表妹自然善良。若不善良早就把她打死了。”齐王庶子浑身戾气,“也就是表妹善良才如此。若是我肯定叫人乱棍打死!”谁敢对齐王府不敬?何况齐王庶子的名声如此,别人也说不出错。但凡说他错的,那必定是你自己承受能力不够。

    “四姑娘今晚住什么地方?”钱多侧目,这寝室被烧,周九龄也没地方可住,总不能在灰烬里勉强凑合一夜。

    “不劳公子费心。”周九龄含笑,内心早就把钱多审视千万遍,玉郡主待他态度如此明显,他当真不知道?总是和自己说话,莫非自己脸上有花?莫非和自己有仇,估计招仇恨,叫玉郡主心生怨恨,借玉郡主之手对付自己?

    “那未免太狠毒了!”周九龄内心愤愤,忍不住狠狠瞪钱多一眼。

    反派死于话多!

    “你担心什么?”玉郡主双手掐腰不服气,那个也是她的寝室,怎的不见钱多关心自己?

    “今儿周九龄就去我公主府住。”玉郡主转身抓住周九龄胳膊,“初来乍到,不就是个住的地方,还能少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