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女如珠 > 第63章 一念之间
    长公主扶额嗑目,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沈首辅?本宫与他熟悉么?”

    “他今儿过来无非是找周九龄回家而已。”若沈首辅不来,玉郡主的性子恐怕还会让周九龄继续住在公主府。沈首辅现在过来,可不就是想叫所有人看到,这般心思,长公主见多了。

    “你去询问周九龄,可愿意和沈首辅回府。”长公主慵懒抬起手,端起酒杯饮了一口,“这酒的味道不好,怎的和之前不一样。”

    丫头俯身,“刚才郡主已经带着周九龄从后门走了。”长公主手一顿,继而轻笑,这姑娘果然有主见。趁着沈首辅心烦意乱时带着周九龄从后门悄悄离开,这不就是明着打沈首辅的脸么。

    “去和沈首辅说,他来晚了。”长公主随意挥挥手,“这些事不要来烦本宫。”

    丫头瞬间明白,忙告退。长公主这话不就是纵着郡主,让沈首辅难堪么。

    你现在才过来接沈家姑娘,人家其实早就去学院了,你才想起来姑娘昨天晚上没在家。这不是胡扯么。平白叫周遭百姓看热闹。沈首辅得到消息,脸青一阵白一阵,这死丫头果然是自己的克星,害的自己丢人。

    “首辅下次找女儿还是早点。免得女儿要成婚了才找到。”丫头郎朗有声,“如今沈家四姑娘已经在学院,首辅若是担心,不如去学院问问。”

    沈首辅一梗,这丫头就是来克自己的,故意在百姓面前说出这番话,可不是讽刺自己。

    沈首辅一大早跑到公主府找人,嘴上说着不放心四姑娘,此时知道四姑娘去学院,却不去看看。那他到底是真担心还是假担心。

    沈首辅讪笑,下意识抬起手摸着鼻子,“老夫上朝时间不足,既然四姑娘已经和玉郡主去学院,想来没事。老夫派小厮去天字学院问问。”丫头冷哼,这话说的倒是正常,还不是因为周九龄不在公主府,对沈首辅来说也没用处。

    “昨儿镇国公二公子特地来了。”丫头若有所指,这话是长公主方才吩咐,她也不知长公主什么意思,反正这话是说了。

    沈首辅正要离开,心底骤然一惊,下意识抬起头看向丫头,眼睛瞪如铜铃,把丫头吓了一跳。

    钱多?京城人皆知道钱家三位公子向来清心寡欲,少与人交际,钱多居然会到公主府?

    镇国公夫人当年与长公主是闺中密友,钱夫人还在时,与长公主常外来,甚至有人说长公主莫不是瞧上镇国公,借着好友的名义经常去看镇国公。后来镇国公夫人去世,长公主再没去过镇国公府,甚至没和镇国公见过一面。于是当年谣言烟消云散。

    钱多这般人,忽然到长公主府,还是在周九龄过来的日子,的确有些蹊跷。

    沈首辅心闷,下朝以后心烦意乱,连沈夫人说话都没听到。

    “老爷这是怎么了?”沈夫人奇怪,早晨出去还好好的,不过就是被人讽刺几句,还有什么想不开的。以前沈首辅也经常被百姓议论,却也没这般模样。

    沈首辅黑着脸,把公主府说的话重复一次,“我也是奇怪,钱多为什么要找周九龄?”

    沈夫人目光闪烁,这事的确奇怪,“钱家三位公子如今皆不曾订婚,虽然战功赫赫却被人诟病。之前大家皆说他们或许不喜欢女子。现在看来似乎……”另有内幕,“老爷是忧心钱二公子喜欢周九龄?”钱二公子心悦周九龄看似好事,沈首辅如今却不想和钱家有关系,功高盖主,皇上现在一双眼睛盯着钱家呢。不知哪天就倒了,周九龄过去就是白白浪费一颗棋子。

    “那齐王呢?”沈夫人闪烁其词,“听说齐王想娶沈家姑娘。”

    沈首辅眼睛一亮,“这话听谁说的?”

    沈夫人压低声音,“老爷也别怪我多嘴,这话我是听姜姨娘说的。之前姜姨娘和我说沈秀梅命苦,居然被齐王看上,听说要求娶沈秀梅为齐王妃。”

    求娶沈秀梅?沈首辅倒吸一口冷气,那沈秀梅应该答应才对,可惜现在她不是沈家姑娘,就算嫁去齐王府,对沈家也无用。

    “齐王虽然是闲散王爷,在皇上面前却很受重视,据说是因为当年太后所托。”沈首辅目光阴冷,自古亲娘疼小儿,就算齐王自幼惹事,太后也是宠爱至极。

    “齐王没有皇上的才能,方可为老爷所用。”沈夫人别有深意,说的沈首辅浑身一僵,下意识抬起头看向沈夫人,这话什么意思?

    “老爷仔细想想,皇上更重视太子还是齐王?”沈夫人知道沈首辅是听懂了,声音越发低,“如今这天下,皇位不一定是谁的。老爷若是扶持齐王,齐王有可能坐到那个位置?”

    沈首辅吓了一跳,下意识瞪大眼睛,“你是要我?”

    沈夫人颔首,“老爷也是自己寒窗苦读,那些世家可瞧的上老爷?老爷若是想高升,除了巴结高门,更重要的是宫里。如今宫里有什么人是老爷能拉拢的?以前没机会就算了,如今齐王自己送上门,老爷还不动这个心思?”

    齐王自己送上门。沈首辅心思一动,“夫人的意思是说,齐王看上的不是沈秀梅,而是我?”难怪会注意到沈秀梅,沈家如今除了沈秀梅,没有其他姑娘可做齐王妃,何况一个庶女而已,皇上不会多疑。这的确是个好机会。

    “可是老夫手里没有兵权,没有人脉。只有……”沈首辅眼睛一亮,这些年他积攒的人脉,竟是宫内侍从。齐王若要篡位,最好的不是兵权,而是皇上退位。不动声色的退位诏书才是齐王所需,而这些最合适的就是沈首辅。

    沈夫人掩嘴轻笑,知晓沈首辅这是想明白了,“老爷的心思如何,也就是回复齐王的意思。”

    沈秀梅到底嫁还是不嫁,皆在沈首辅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