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女如珠 > 第64章 死路一条
    “平常不见沈首辅对你关心,如今倒是巴巴过来探看,还不是瞧着你去公主府了。”玉郡主黑着脸冷笑,直接把小厮手上的食盒拂倒在地,“你且回去和沈首辅说,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出现!看着就烦。”

    玉郡主素来不讲道理,凶神恶煞的模样把小厮吓了一跳,进退两难不知所措。

    “玉郡主何须吓人?”钱多笑盈盈,负手而立,“沈首辅与公主府抛橄榄枝罢了,何须为难一个小厮。”小厮顿时松了口气,钱家三位公子素来好说话,果真如此。

    “沈首辅见杆子便爬,如今居然想巴结公主,真以为公主府好巴结?”玉郡主冷哼,“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泥腿子出身,也配巴结公主?”小厮瑟瑟发抖,沈首辅虽然平时被人骂多了,还是没习惯心安理得接受别人骂他“泥腿子”,如今沈家在京城比不上世家,比起普通学子绰绰有余。典型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小厮心里开始纠结,玉郡主这话他到底传达还是不传达。

    钱多颔首,“玉郡主这话说的也对。若想巴结公主府,总要拿出些真本事,总不能一个四姑娘就搭了桥。”钱多一本正经抬起手点点小厮肩膀,“那便回去告诉沈首辅,公主因为他早晨喧闹,睡眠不足心情很是烦躁,叫他今天晚上就给周九龄安排住处,否则公主府自有办法对付沈首辅。”

    小厮吓了一跳,双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这都是什么事?京城贵人多,稍有不慎便会遭殃。

    小厮忙不迭答应着,转身就跑,这地方他是待不了,之前以为跟在沈首辅身边伺候是个美差,现在才发现这都是要人命的差事。

    “郡主何须动怒。”钱多漫不经心挥着扇子,扫视周九龄一眼,“有这样的亲爹是不是很惊喜?”

    周九龄一梗,“意外倒是真的。”任谁过得好好的忽然出来个人说他才是你亲爹,要把你带走。而且到了地方还不受重视,家里后宅一堆事,还要被养女算计,过得甚至不如家中养女。估计遇到这种事,谁都难受。

    周九龄之前闲散惯了,前世初到沈家,自己小心翼翼,当即被沈家祖母叫了嬷嬷过来教导规矩。

    那会可没少挨揍。几个嬷嬷皆知周九龄不受重视,沈府内也无人给她撑腰,时间久了可不是借着机会欺负她。

    如今周九龄先沈首辅一步,先发制人要出去住,借口有李梦辰这个未婚夫婿。

    周九龄轻笑,李梦辰这人好,拿来做借口更是好。

    “我听说你家在蒙城。家里兄弟众多。沈家那些可比不上。”钱多轻笑,别有深意看着周九龄。

    “听说蒙城附近有一家极其灵验的凌夷寺。沈家可是每年都会去上香。周围百姓也多信奉。不知是真是假。”

    周九龄颔首,“香火旺盛倒是真。至于是否灵验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没去上香。多半是家中兄长带人过去。这是蒙城一年一度习俗。”

    “什么习俗?不过是祈福保平安罢了。和舅舅每年去祭祀有何区别?若来年风调雨顺便说祖宗保佑,若有灾害便说有妖怪作祟,还不是借口。”玉郡主嘟起嘴不服气,“说到底就是求个心安,把所有事推到别人身上而已。”

    “那年干旱,朝内大臣还上谏书说是母亲荒乱无度引起祖宗大怒呢。”

    玉郡主双手掐腰冷笑,“说起来监管官倒是正直,平时盯着母亲不放,有些动静便要写折子。当真遇到事了,居然力荐自身做担保人,说不是母亲造成。也不知他究竟想什么。”

    周九龄噗嗤一笑,“朝内有这般正直的大人,才能做监管官,由不得别人作乱。”

    玉郡主冷哼一声正要说话,便听到沈秀梅娇滴滴的声音,踏着小碎步跑过来,楚楚可怜绞着衣袖,“妹妹怎的自己先来了?”

    “父亲知道妹妹昨夜没地方住,心里很是担心,也不知现在如何了。”言下之意周九龄夜不归宿居然不和家里知会一声,当真没有孝道。

    “劳你费心。”周九龄笑盈盈瞧着沈秀梅,这姑娘演技不行啊,“沈首辅一大早便派身边小厮过来询问,郡主也一一说了。父亲不愧是首辅,到底沉不住气。知晓消息以后居然睡得安稳,早晨才派人过来询问。也不知道姜姨娘是不是也睡得安稳。”

    沈秀梅一梗,硬挤出一丝笑。沈首辅子女众多,一时管不过来也是正常,何况后宅内自然是沈夫人管,哪里轮的到姜姨娘。何况姜姨娘只有周九龄这一个女儿,自己却不太上心,自然会被外人说道。“妹妹这话说的,姜姨娘也是彻夜未眠,担心的很。”

    周九龄恍然大悟,“沈府不允许大家出门?”

    周九龄话锋忽转,惹得沈秀梅一愣,“不是啊。”

    “既然姜姨娘担心的彻夜未眠,早晨却没见到人影。我还以为沈府不允许姨娘们出门,姜姨娘出不来才不见人影呢。”

    “看来是我误会父亲了,沈府的规矩也没那么多么。”

    “似乎和外面传说的不太一样。”

    沈秀梅心底堵着一口气,周九龄说的这都是什么话,故意给自己挖坑,叫玉郡主看笑话?

    “沈府自然和传说不一样,你见过哪个讲规矩的人家能教出这种女儿?”玉郡主冷哼,“见到本郡主也不知道行礼,你这是飘了不成?”

    沈秀梅大惊失色,她一直与玉郡主“交好”早就忘了还要见礼的规矩,刚才瞧见周九龄,一心想着要周九龄难堪,居然没想到玉郡主就在旁边。

    若玉郡主当真计较起来,沈秀梅自然要受罚。

    “也不知昨天放火的姑娘怎么样了。”玉郡主看似轻描淡写,更是惹得沈秀梅险些跪下。

    她听说昨天放火的姑娘已经被家族除名,从此以后生死自论,与家里再无关系。

    在京城之内若没有家族照拂,自当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