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女如珠 > 第80章 攀高枝
    玉郡主恍然大悟,这不就是仗势欺人么?

    “那你卖了多少钱?”

    周九龄举起一根手指,“一万两黄金。”

    “……你说什么?”玉郡主目光呆滞,她刚才瞧见周九龄举起一根手指,还寻思着也就一百两银子,没想到周九龄开口便是一万两黄金?这是开玩笑呢,还是京城贵女傻了?居然花一万两黄金买赏花宴请帖。

    周九龄颔首,再次开口,“就是一万两黄金。黄金。”

    玉郡主呆了半晌,忽然起身振臂一辉,“我竟不知赏花宴请帖这般值钱,看来我要和母亲说说,以后每年的请帖不能随意送,要拍卖。价高者得。那公主府每年凭着赏花宴,能赚多少钱啊。”

    周九龄噗嗤笑了,“郡主这话说的不错,只是我的请帖之所以能卖出这般价格,皆是因为有价无市。若郡主拿出的请帖多了,只怕价格也要降下来才行。”

    玉郡主顿时泄了气,“虽然很想反驳你,但是没有办法。”

    玉郡主想想又恶狠狠瞧着周九龄,“那你卖请帖赚的钱分我一半。这请帖可是我要来的!”周九龄当然知道,若不是玉郡主,长公主是疯了才会给自己送请帖。

    “难道你想要五千两黄金?”周九龄就奇怪了,哪个贵女能拿出一万黄金抢到请帖,那家里肯定不差,难道还要买请帖寻个好人家?周九龄忽然眼睛一亮,“郡主可曾想过,除了世家能出的起一万两,还有什么人?”玉郡主好奇,这有什么好猜的?“还有商户啊。”周九龄无奈,她也不愿意这样想,可是李梦辰就能出得起,商户每年赚钱特别多,不在话下。

    玉郡主恍然大悟,“我就说么,京城世家嫡女哪个我不知道?还没有不靠谱,一掷千金买请帖的,若是商户就能理解了。”周九龄也理解了,商户嫡女若是能被世家嫡子看上,嫁入世家做夫人,以后家族跟着一起改变,哪个还敢瞧不起?

    “这肯定也是有家族长辈在背后撑腰,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谁了。”周九龄无聊端起茶杯,这事和自己也无关,到时候说不定就知道了。

    “你已经找了丫头?”玉郡主看到青莲端着茶水走过来,这人以前没见过,估计是周九龄才买的丫头。

    周九龄不置可否,“青莲是我在蒙城的丫头,一直伺候在我身边,这次有机会就叫来了。”

    周九龄抬起下巴示意玉郡主看钱十三,“他们是亲兄妹。”

    前世他们下场都不好,周九龄想着以后要怎么办。

    玉郡主打量一眼,漫不经心转过头,“他会功夫。”周九龄诧异,坊间不是传说玉郡主不学无术,竟能看出钱十三会功夫?

    “可不是会功夫。我找个护院若不会功夫,岂不是白找了?”周九龄嬉笑,惹得玉郡主一阵嫌弃。

    “少说废话!明儿一大早我来接你。”玉郡主随便拿起盒子,“这霓裳好么?”

    “才大半个月时间就做好了?”

    “郡主没听过江南水乡刺绣?”周九龄无奈,“这可是我叫青莲他们去了江南,寻最好的绣女为郡主刺绣,做出的衣服。没想到你还嫌弃?”

    玉郡主眼睛一亮,随机有些可惜,“你这话说的,早知如此我就留着宫宴时穿了。”

    “本以为就是普通布匹,才在赏花宴上穿。还特地和母亲说了,这次不需要准备衣服。”

    玉郡主说着撇撇嘴不屑,“有什么关系?不过是赏花宴而已,穿什么衣服都行。”

    周九龄叹了口气,“郡主这般可就浪费了公主一番心思。”公主如今的赏花宴,可是想为郡主挑郡马爷呢。

    玉郡主跺跺脚恼火,“你说什么呢?你分明知道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怎的还这样说?”

    周九龄也是笑了,“郡主难道不知道么?公主若是想和钱多结亲,肯定早就提了,还需要等到现在?”玉郡主一梗,她心里知道,只是以前没人说过,她才装作不知道,现在周九龄直接说了,玉郡主也是生气。

    “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本郡主难道不知道?若不能嫁给钱多,这辈子就不嫁了。”

    “那万一皇上赐婚呢?”周九龄摇摇头,玉郡主到底生在皇家,许多事想不明白,或者根本就是不想明白,“万一皇上看郡主一直不嫁人,特地为郡主赐婚给齐王庶子呢?”

    “不可能!”玉郡主尖叫,“他是本郡主表兄,怎的能伺候?何况我根本不就不喜欢他。”

    “郡主不会真以为皇上会想这些?”周九龄摇摇头,虽然有些话不太想说,却不得不说。

    “皇上可不会过问郡主是否喜欢齐王庶子,是会想着郡主不嫁人,会被百姓诟病,郡主名声彻底不好了。所以会赐婚。”周九龄无奈,前世皇上不就是赐婚了,不仅赐婚还给了郡主添嫁妆,让郡主风风光光出嫁。

    只是嫁人以后的日子不好过,郡主每天都在生气,根本不愿意理睬齐王庶子。

    后来?

    后来似乎齐王庶子被封了王,有封底以后两人就去了边远封地。

    至于最后有没有回京城,反正周九龄去世之前都没有再见过玉郡主。

    玉郡主表情呆滞,皇上如此宠爱自己,难道也会不顾自己的心思,非要赐婚么?

    “郡主?”周九龄很尴尬,她眼睁睁看着玉郡主站在自己面前泪流满面,难道自己话说得太重了?

    “为什么?”玉郡主很委屈,“皇祖父宠爱母亲,甚至允许她一辈子不外嫁。可是我呢?到底是隔了一代,无论如何没办法让舅舅对我好。”

    玉郡主勾起嘴角,“想想你说的也没错,舅舅连自己亲生女儿都能舍弃,嫁到外族。何况是我呢?”

    周九龄一愣,瞬间反应过来,皇上当初为了不打仗,答应外族条件,把最年幼的公主嫁去外族。至今未归。周九龄叹了口气,她这辈子都回不来了,嫁去外族二月有余便抑郁而终,外族仗着自己兵强马壮,压根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压根没有把消息传回京城。一直到齐王登基,以这个借口派兵打仗,这事才被周九龄知晓。

    可惜了一个年幼的公主。

    “虽然不太可能,但我一定要嫁给钱多,除非他先娶妻。”玉郡主失魂落魄挥挥手准备回家。明儿还要过来接周九龄呢,可这一夜玉郡主睡得极其不安稳,时不时想起钱多,还有周九龄和自己说的话。

    皇上当真会赐婚?

    翌日,“你说什么?”沈秀梅满脸震惊,“周九龄说她的请帖丢了?”

    公主给的请帖巴不得供起来,居然能丢了?

    “请帖都能弄丢,她周九龄是干什么吃的!”沈秀梅气恼,随手举起花瓶狠狠砸到地上,“不对!”沈秀梅猛地抬起头看向丫头,“周九龄的请帖丢了,那她怎么进去?”请帖是公主给的,周九龄若是不去肯定被公主责问,难道周九龄就不怕么?

    丫头瑟瑟发抖,“四姑娘身边的丫头说,玉郡主带四姑娘入府。”

    又是玉郡主?沈秀梅浑身戾气,周九龄到底是什么意思?还嫌自己不够丢人?叫玉郡主带入府,亏得周九龄能想的出。玉郡主也是胡闹,居然答应了。难道不问问周九龄请帖怎么就丢了?

    “那我怎么办?”沈秀梅黑着脸,忽然眼睛一亮,“公主今年还请了世家嫡子?”

    “那齐王庶子去不去?”沈秀梅越想越有可能,公主虽然说今年请的是世家嫡子,但齐王府只有一个庶子,若是不邀请,公主未免太说不过去。

    丫头摇头,她哪里知道齐王庶子去不去,难道她还要出去四处询问?

    “快些给我换衣服!”沈秀梅气势汹汹,今儿的赏花宴她必须去,既然周九龄把请帖丢了,那她就去找齐王庶子,只要有请帖的人带着,便可以入府。

    丫头也很无奈,难道要告诉沈秀梅,首辅吩咐她若是去不了就算了,哪个知道去了以后会发生什么事。

    沈秀梅气喘吁吁跑到公主府,四处观望,已经有些嫡女带着丫头进府。

    沈秀梅骤然反应过来,自己来的太急,居然忘了带丫头?

    沈秀梅脸色骤白,今儿来的都是嫡子嫡女,哪个不带丫头?

    沈秀梅想着先回去把丫头带上,便听到慵懒的笑声,“小梅也来了?”讨厌的声音!沈秀梅缓缓转过身,看到笑盈盈的周九龄,气焰顿时上来了。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请帖怎的会丢了?分明就是不想带我,故意丢的!”

    沈秀梅恨得咬牙切齿,自从周九龄被接回来,自己就一直没什么好事。如今更是被人笑话。

    “哎呀。”周九龄不可思议捂住嘴惊呼,“小梅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请帖本来就是给我的,我不想带你直接不带,何必要使出这种手段?”

    沈秀梅一梗,被周九龄气得够呛,“你这话什么意思?”不想带就不带?那自己算什么?

    “就是不想带你入府啊。”周九龄理直气壮,“公主府门槛高,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沈秀梅笑了,居高临下瞧着周九龄,“你说的太对了,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想进公主府,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周九龄颔首,“有些人连庶女都不是了。”

    沈秀梅脸色骤变,猛地瞪大眼睛瞧着周九龄,“你这话什么意思?”

    周九龄耸耸肩叹息,“有些人居然脑子都不好使了,难道是受刺激?”

    沈秀梅正要和周九龄争辩,眼睛余光忽然瞧见齐王庶子的马车,只能瞪了周九龄一眼,顾不上和她吵架,急匆匆跑向马车。对着才下马车的齐王庶子盈盈下拜,“见过公子。”

    齐王庶子淡淡扫视沈秀梅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沈秀梅心跳一顿,急忙跟上齐王庶子的脚步,“我也知道唐突,只是今儿只有公子能帮。”

    “你想参加赏花宴?”齐王庶子不耐烦打断沈秀梅的话。

    沈秀梅一梗,她是这个意思却没有直说,就是等齐王庶子先说,才娇羞颔首。

    “我为什么要带你进去?我能有什么好处?”齐王庶子心里正烦着呢,本来接到长公主请帖,心里还沾沾自喜,寻思着姑姑是什么意思,莫非是和玉郡主相看?谁知道过后就得到消息,长公主不仅给了自己请帖,还给了许多贵子请帖。这是想为玉郡主挑郡马爷呢。

    若是看上别人,自己还有什么机会?

    沈秀梅眼睛一亮,不怕齐王庶子提条件,就怕他不理睬自己直接进去,“公子不是喜欢玉郡主么?”齐王庶子脸色骤变,忽然黑着脸怒视沈秀梅,这也是她能随意说的?浑身戾气把沈秀梅吓了一跳,只能硬着头发讪笑,“这事大家都知道,但玉郡主对公子似乎无意。我可以帮助你接近玉郡主。”沈秀梅信誓旦旦。

    “你帮我接近玉郡主?”齐王庶子嗤笑,“玉郡主是我表妹,我若是想接近自然有话说,还需要你帮忙?开玩笑么?”

    沈秀梅就知道他会这样想,顿时笑了,“公子知道我说的接近是什么意思?”

    “公子喜欢玉郡主,难道就不曾想过娶玉郡主过门?”

    齐王庶子猛地看向沈秀梅,“你有办法?”

    沈秀梅胜券在握,“带我进去,我有办法。”齐王庶子冷哼,沈府义女的手段肯定上不了台面,但这些不是自己叫她做的,只要沈秀梅做了,最后若出事,大可以把一切推到沈秀梅身上。

    “好。”齐王庶子皱眉,“你跟紧我,待会别走丢了。”齐王庶子扫视一眼,脸色越发不好,“你怎的没带丫头?”

    沈秀梅一梗,“之前来的匆忙忘记带了。”

    齐王庶子冷哼,“还不是担心没人带你入府!”沈秀梅被说穿心事也不恼火,依旧笑嘻嘻跟着齐王庶子,面子算什么?只要入府参加赏花宴,受这点奚落算什么。

    “姑娘,她跟着齐王庶子进去了。”青莲低眉顺眼,端的一副好模样。

    周九龄轻笑,“我知道。她还真是执着,之前不想和她一起来就是不想她惹麻烦,现在倒好。自己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