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女如珠 > 第83章 聘礼跟着过来了
    奈何沈秀梅抬起眼帘翻了一下,侧身抱住齐王庶子便没了动静。齐王庶子急了,想要推开沈秀梅,“你到底在做什么?想得罪我是不是?你最好想清楚得罪我以后,你在京城是什么下场!”沈秀梅纹丝不动,双手抓的紧,齐王庶子推了几下,目露凶光,索性抬起脚,把沈秀梅踹翻在地,正要再踹几脚,只听到门外人声鼎沸,似乎有人过来了。

    齐王庶子心里越发恼火,这事都是因为沈秀梅,如今反而是更说不清楚了。万一有人进来被看到,齐王庶子就算想要解释也无济于事,到时候哪里还能对玉郡主有什么心思?让沈秀梅做妾倒是可以,以后再娶妻,可那个妻绝对不可能再是玉郡主。玉郡主这般身份,怎可能愿意与别人共事一夫?

    齐王庶子着急,更是狠狠踹了沈秀梅一脚,寻思着索性把她藏起来,客房地方不大,只有休息的地方,齐王庶子还未想好把沈秀梅藏在什么地方,门已经被公主踹开,入目便是沈秀梅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

    公主顿时黑了脸,怒视齐王庶子,“你把我公主府当做什么地方了?”

    “好好的赏花宴,你居然这般胡闹!”

    如今齐王要娶妻的消息还没传出,外人不知道齐王对沈秀梅有心,公主却是知道,心里暗暗叫苦。这都是什么事?自家这侄子惹事惹到公主府了。

    “姑母,不是这样的……”齐王庶子有口难辩,眼看外面的人也要进来,自己又是这般模样,索性抬起手指着沈秀梅,“快点把她泼醒!”

    公主暗暗颔首,齐王庶子还不算太笨,这个时候知道先把人弄醒,来一个对峙。

    等沈秀梅被泼醒了,骤然反应过来处境,顿时痛哭流涕,她是想陷害玉郡主,可不代表她可以被人这样看着。

    “公子这样看了我的,我以后要如何做人。”沈秀梅哭哭啼啼。

    “既然感觉无法做人,不如直接投河自杀算了。”钱多冷冰冰的声音在公主背后响起,周九龄才反应过来,钱多什么时候已经来了。

    沈秀梅一梗,她第一个反应是想把事情推到齐王庶子身上,可是……

    现在才反应过来,女子名节的事,如何推出去?

    沈秀梅忽然抬起手指向钱多身边的周九龄,“都是她,是她把我打晕送过来的!”

    周九龄就呵呵了,这个时候还想拉个垫背的?

    沈秀梅莫不是傻?

    “你说什么?”钱多狐疑,上下打量周九龄,“她刚才一直陪着玉郡主在后院喝茶,大家皆言玉郡主刚才喝醉了,是你们陪着。周九龄在玉郡主院子,你居然在这里?”

    钱多几句话说得所有人再次看向沈秀梅,对啊,沈秀梅说郡主喝醉,大家还以为她是想巴结玉郡主,没想到她是找机会来客房?

    “不是的……”沈秀梅结结巴巴,不停摇头,“你们误会我了,我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到这里……”

    “还不是你自己带的药!”齐王庶子咬牙切齿,忍不住狠狠踹了沈秀梅几脚,“我居然被你给骗了!”齐王庶子抬起头看向公主,“姑母,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隐瞒,之前她在公主府门前等候,希望我带着她进来。她说只要我带她入府,她就可以撮合我和表妹,给我们单独相处叫我表白的机会。我还以为这番到客房换衣服就是她说的办法,没想到她居然这般狠心,敢给自己下药!”

    公主冷着脸,“搜身!”

    沈秀梅吓了一跳,下意识缩起身子不敢动,她不知道自己身上的瓶子还在不在,但她想不起来到底谁给自己吃药。若是再被公主搜出瓶子,自己当真说不清楚了。

    “怎么?这是心虚了?”公主身边嬷嬷最见不得这种姑娘,庶女么,好端端为自己谋个婚事无可厚非,但你使出这般手段就恶心了。何况赏花宴其他男儿更好,哪个对不起你了?居然还看上齐王庶子。难道齐王以后不娶妻?

    这不就是看上皇亲国戚的身份。

    不要脸的东西,就算嫁给齐王庶子,那肯定也是妾。再使出这种手段,以后做妾也要被欺负。

    “公主!”嬷嬷抬起手把搜出的药瓶递到公主面前。

    公主扫视一眼,冷笑,“准备的齐全,难怪求着他带你入府,这是早就有了主意。”

    公主叹了口气,随意看嬷嬷一眼,“这事本宫该如何处置?”

    嬷嬷低眉,“虽然事出在公主府,但这是齐王家事,不如交给齐王处置。”

    沈秀梅瞬间瞪大眼睛惊恐,齐王传言嗜血暴虐,动辄便是打鞭子,齐王庶子习惯也就罢了,自己哪里受得了?

    “求公主饶命!”沈秀梅这是才知道害怕,急忙跪倒在地,一个劲磕头。

    公主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转身缓缓离开,“既然知道害怕,何必这般做事。”

    沈秀梅也是懵了。

    “你还是快些把衣服穿好吧。”门口传来姑娘的嬉闹声,“这样衣衫不整的,又被其他公子瞧见,也不知道你又要赖上哪个娶你了。”

    “就是。这是嫁不出去了才这样卖力不成。”

    声声讽刺入耳,刺的沈秀梅心疼。猛地抬起头看向周九龄,怒吼,“你什么意思?这都是你在害我是不是?”

    “我就知道你嫉妒我,感觉父亲收我做了义女,你心里不服气!故意这样陷害我!都是你!”

    周九龄叹了口气,缓缓摇头,“你当真以为是我要害你?而不是……”

    周九龄微微俯身,压低声音,细不可闻,“而不是你存心想要害郡主?”

    沈秀梅戛然而止,惊恐的看着周九龄。难道……是郡主?

    郡主其实早就看出自己的计划?只是按兵不动想要引自己上钩而已。

    “你们为什么不提醒我?”沈秀梅忽然抬起头怒吼,“你若是提醒我,我肯定不会这样做?”

    周九龄无奈摇摇头,“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是你自己错了?我该如何提醒你?”

    “难道我事先知道你要做什么?”

    “今儿,可不是我带你入府的。”

    沈秀梅一怔,下意识看向齐王庶子,今儿的确不是周九龄带自己入府,有什么区别?

    之前周九龄说请帖丢了,她就猜测,周九龄是不是担心自己在赏花宴出幺蛾子,所以故意不带自己。既然周九龄不让自己跟着,那自己偏要过来,就是要看周九龄难堪,没想到周九龄没难堪,难堪的反而是自己了。

    嬷嬷可不管这些,不论沈秀梅和齐王庶子如何哀嚎辱骂,还是尽职尽守把两人送回齐王府。

    “什么时候来的?”周九龄等大家散开,才看向钱多。

    这厮说话气死人不偿命,还是少说话的好。

    “才到不久。家里有事。”钱多微笑,“说起来也是凑巧,到的时候你和郡主都不在。后院也不是我能去的地方。”

    “可是想见郡主?”周九龄嬉笑,“说起来郡主喜欢你。”

    周九龄心底却盘算,沈秀梅本来想害玉郡主,叫玉郡主嫁给齐王庶子,说起来前世郡主的确嫁给齐王庶子,如今沈秀梅估计要嫁给齐王庶子了,如此一来,玉郡主会和谁在一起?

    钱多却忽然正色,“不许胡言乱语,败坏玉郡主名声。”

    周九龄一愣,下意识侧目看向钱多,这话说的似乎哪里不对?

    京城所有人都说郡主嚣张跋扈性格不好,所谓名声……似乎没多少,偏钱多在乎。

    “你这般在乎郡主的名声,可是对……”

    钱多脸色一沉,“我今儿过来晚了,就是因为在家中给父亲写信。”

    钱多叹了口气,“父亲大约会在宫宴时回来。”

    周九龄这次是真愣了,“镇国公不是常年不归,从未参加过宫宴。”

    钱多狐疑,“你怎的知道?”

    周九龄常年在蒙城,从未回过京城,怎的知道镇国公不回府?

    “郡主说的。”周九龄心虚,只要搬出玉郡主,难道能说这是自己前世知道的?

    “郡主说,镇国公府没有女子,所以各种宴会皆不参加。我寻思着镇国公应该也不回府吧?”

    钱多哼一声,傲娇,“你倒是聪明。”

    钱多扫视周九龄一眼,倒是有点怜悯,“钱家一直没有姑娘,我也不太懂这些。但父亲回信说,家族庶女多半小心翼翼,做事谨慎。我以为你会不一样。”

    周九龄微愣,怎的就不一样了?自己在蒙城周家过得什么日子,到了京城过得是什么日子。根本没人看到过,现在反而跑过来责怪自己。

    周九龄瞧着钱多的模样倒是反应过来,他所谓的失望大约是来自刚才自己的询问。

    周九龄又是笑,“你说的也是不对。镇国公年年征战在外,百姓之间多的是八卦,也有说的。我怎的就不能去听了。难道就在家里寻思那些姑娘家的事?岂不是每天要压抑死?”

    钱多叹了口气,“如今……”

    “说了一般没声音太恼人了。”周九龄冷哼,“你是在担心我?”

    钱多颔首,“的确是担心。本来齐王已经去提亲,要娶沈秀梅为妻。如今你横叉一脚,齐王娶不到也会生气。到时候只怕沈首辅会让你嫁。”

    “齐王哪里不好?”周九龄也是笑了,“不过就是年纪大了一些。”

    周九龄瞧着钱多的模样,“年纪不大却总是唉声叹气,真没意思。不知道郡主为什么喜欢你。要是我才不喜欢你这样的。”

    钱多愣了愣也是笑,自己似乎……

    年纪真大了。

    “既然你不去瞧郡主,那我便回去了。”周九龄扶着脑袋笑,“今儿这事不出公主府,外已经传开了,也不需要我去说。你说惊喜么?”

    钱多狐疑,他有什么惊喜的?

    周九龄摇头,沈秀梅若当真嫁给齐王庶子,估计没玉郡主什么事,以后皇上会把玉郡主嫁给谁?

    由不得周九龄多想,倒是先回院子了。

    沈首辅也是生气,家里茶杯一个个砸,“沈秀梅怎么回事?看不上齐王?上赶着去给齐王庶子做妾,这是什么心思。都是被姜姨娘教坏了!”沈首辅越想越气,“你之前还叫我认她做义女,以后能和齐王府搞好关系。现在倒好,就因为她,我今儿成了笑话。她硬是被人送了回来!”

    沈夫人心里也气,这丫头怎的不省心?

    “老爷,就算她嫁给齐王庶子,那也是和齐王攀上关系。”沈夫人叹息,“人家齐王把人送回来以后,不是送了聘礼过来。虽然是妾,聘礼不多,看起来也不少了。”

    “妾?”沈首辅冷笑,转身就是一巴掌,“哪个告诉你她是去齐王府做妾?”

    “她是去齐王府做齐王庶子的通房丫头!”

    沈夫人吃了一惊,“齐王不至于如此,好歹也要看在老爷的面子上,让她给齐王庶子做妾吧?”

    “你想的倒是好。也不想想沈秀梅什么德行,人家齐王庶子心悦玉郡主,压根看不上沈秀梅。沈秀梅居然使出手段,齐王庶子能不生气?如今还愿意抬她进府就是好的。”

    沈首辅也是恼火,“好好的齐王妃不做,非要去做齐王庶子通房丫头,这是脑子抽风还是彻底疯了?”沈夫人也是不可思议,你要是说沈秀梅那丫头瞧不上齐王,是因为齐王年纪太大了吧,也是有情可原。可是瞧不上齐王,却上赶着去做齐王庶子的通房丫头算怎么回事。这才是真是脑子坏了。

    通房丫头能有什么出息?别说现在齐王府只有齐王庶子,以后就是这样也要出去居住。

    沈首辅眼睛一亮,“你说沈秀梅是不是嫌弃府内人太多,所以想要单独出去住?”

    沈夫人皱眉,如今这沈家姑娘越来越难管,自从周九龄单独出去住以后,一个个都要闹翻了天。

    没有一个省心的。

    “老爷,我们现在怎么办?”沈夫人若有所思。

    沈首辅眨眨眼睛,“不如请齐王过来吃饭?”

    “这恐怕不好吧?”沈夫人皱眉,“这才送了聘礼过来,就要齐王过来吃饭,难免被人说闲话。”

    沈首辅也感觉对,“那就等宫宴的时候,我带周九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