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咸鱼小作精被沈爷盯上了 > 突来的疾病
    赵力海夫妇显然是没想到封如泱会在家,也没想到她会坐在旁边不走,两人顿了顿,这才走过来坐在沙发上,有些尴尬的笑道:“小泱在家啊,听说你考上大学了,还是咱们市最有名的艺术学院,真有本事啊。”

    “好好上大学,以后好帮你妈,你妈这辈子不容易啊。”

    封如泱听着,勾着嘴角笑,并没有回答什么。

    客套的寒暄后,赵力海才长叹一声,看向封浅浅苦涩的道:“大姐啊,我家老太太病了,昨个儿就住院了,我们这手里也拿不出钱啊,你看你这儿?”

    “呀,老太太咋还病了,啥病啊?”封浅浅惊讶,脸上的愁容更多了两分。

    赵力海就叹息着道:“就老年人爱得的那些毛病,都不算啥大病,但医生说肠胃不太好,好像是里面有啥东西,还在检查呢,没准得做手术。”

    封浅浅跟着沉默,一般要做手术的病就都不是小病,没有几万甚至是十几万根本下不来手术台。

    她疲惫的揉着额头,在心底算了下自己现在能动用的钱,然后翻出账本道:“我还欠你工资三万七,现在我这儿只有七千,那三万……”

    赵力海眼眶一红,岁月在年过五十的他脸上留下深刻痕迹,看起来沧桑又老迈,常年干重活而粗糙的手指无措的攥在一起,这一刻封如泱竟觉得心疼起来。

    “大姐,你能再帮我想想办法吗?”

    “老太太住院真的着急用钱,她这一辈子就养活我这么一个儿子,省吃俭用的把我拉扯到,总不能她老了、病了……我就眼睁睁看着她死是不是?”

    赵二婶也跟着点头,忍不住啜泣起来,一时之间气氛悲伤到了极点。

    封如泱微微张嘴,她太知道家里现在的情况了,自从妈妈被开放商坑惨后就找了个洗衣厂的工作上班,因为年龄关系妈妈只能当临时工,拿着每小时十块钱的工资,不定时上班更不定时下班,有时凌晨封如泱睡醒一觉,封浅浅都还没下班。

    家里的钱要供她上学,稍微有一点还要把钱给工人发工资,封浅浅是那种宁可自己辛苦也不想欠别人钱的人,所以她们家是真的没有钱。

    可封如泱慢慢低头,看着自己手机里那条刚发来不久的转账信息,半晌后低声问道:“二叔,奶奶什么时候做手术?”

    赵力海愣了一下,声音含着苦涩的道:“检查结果下周一才能出来,等结果出来后才能商量手术的事。”

    “奶奶……一定要做手术吗?”

    这话似乎刺激到了赵力海,他拿出一根烟想抽,看看封如泱又默默的把烟收了回去,“听医生的意思,大概率是要做手术了。”

    “只是医生也没把话说死,到底是不是恶性的,还是得等检查结果,他现在是让我们做一下心理准备。”

    说白了,就是看他们是农民,让他们提前筹钱。

    气氛更凝重了,赵力海夫妇又坐了一会儿,最后跟着封浅浅沉默的离开。

    房门关上,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封如泱小声说:“妈妈去给二叔取钱了,他们可能还会聊一些我不方便听的话,我猜是求妈妈想想办法,再筹钱之类的话。”

    “涅槃……你真的存在吗,真的能给我钱吗,那我能把欠二叔的工资给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