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抽卡女主是个马甲怪 > 第一章恐怖抽卡系统
    鄂西市六角亭精神康复中心的四楼。

    晨曦的阳光从窗户透进来,在地上泼洒一片金粉,病床上的女人坐立着,长发垂下,她的双眼如黑曜石般,无波无澜。

    蓝白条纹的病服几乎是挂在她身上。

    伴随着走廊里的脚步声传来她的眸子微微抬了一下,三,二,一,心中话音刚落,门锁响动,走进来了三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为首的年纪较大,有些发福。跟在他身后的一男一女,都比较年轻。

    女的手中拿着病历本。

    “姜依。”

    “二十岁。”

    “受强度刺激后造成超忆症现象。”年轻的女医生对了一下病例,坐在床上的姜依才慢慢的抬起头。

    她苍白的脸颊瘦的凹陷,眉眼清秀,超忆症的由来,是因为她亲眼目睹母亲被车轮绞死的场景,从此,她的脑海中就像播放电影一样,一遍又一遍的循环,这些年,无论她学习怎样好,可一旦经历痛苦的事情,那便永远都不会忘记。

    在每一个夜晚,她撕心裂肺,到最后,她慢慢的平和了,不是接受了这种痛苦,而是那心中的扭曲,已经控制不住的要向外蔓延。

    遗忘,是对身体,对大脑的最好保护。

    但她已经没有遗忘这项功能了。

    她的嘴角轻轻上扬,似乎在表示,她的状态很好,至少前段时间,她的双眼空洞的不成样子,试图封闭住自己的内心。

    “还是继续吃药,她现在的状态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要不到多久就可以出院了。”

    “好。”

    等到医生出门后,姜依的嘴角慢慢收敛,她那漆黑的眼眸中迸发出的是浓厚的厌恶。

    这三个人,几乎每天准时准点的打开门,在她的脑海中,这几个人的脸是用刀深深刻进去的,她讨厌一切重复的东西,手指剜如掌心,印起了红痕,她丝毫不在乎。

    门开了,送药的护士还没踏进来就开始喊道,“41床!吃药了!”

    吃药了。

    颗粒的药咽入喉中,她甚至多喝了两杯水,等到她注视着护士离开,她的嘴微动,几粒白色药丸从她的嘴里吐了出来。

    长时间的服药会使她的大脑陷入沉睡,甚至让她的大脑造成不可挽回的损伤,她目前还不需要让自己废掉。

    手机震动了一下。

    她这才伸出手,拿出手机,弹窗显示有人在她的卡里面转了一笔钱,是她那不负责任的父亲,她眼神微冷,照例把钱一分为二,一部分转入住院卡中,一部分留给自己。

    这位父亲事业很忙,从她住院开始就没来看过她,母亲出事那天,他在陪着别人。

    她起身下床,走到窗边,光芒照在她的脸上,透过苍白的皮肤,不得不说,四楼的风景很漂亮,外面种了很多绿植,空气都很新鲜,就是窗户已经焊死,不能开。

    突然,咚咚咚的声音传来,病房门被敲响。

    房门的设计只留有一块方便观察的透明玻璃,姜依回头就看见了一个脸色沧桑,双眼瞪大满是血丝的男人,趴在那玻璃上面,使劲的敲打着门。

    这样冒失的打扰别人,真不礼貌。

    姜依慢悠悠的走过去,开门的一瞬间,那个男人朝着她就丢来一个东西,男人的身体已经不能用瘦来形容了,他穿着病服,像是衣服里面套了骨架,人就像被无尽的摧残了,眼底乌黑,丢的东西也像是烫手山芋。

    嘴里面还在咿呀的说着什么,饶了我吧,我已经好了之类的话。

    姜依看着他疯了一样朝着跑下楼去,才垂眸看了一眼手里的东西,仅仅是一眼,她的眼底浮现出一抹兴趣,她关上房门,此刻手机的屏幕还亮着,界面像是恐怖游戏,她以前很喜欢玩恐怖游戏,过目不忘能让她在最快的速度完成操作,思索之际她点开了游戏。

    映入眼中的是一页如同翻转塔罗牌的界面,黑色与红色的交织,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黑红色的雾气环绕,恐怖抽卡四个字面向屏幕,有东西在耳边催促,打开它,开启它。

    无论是带着勾引,还是牵引,当姜依的眼中有兴趣浮现的时候,她那细长的手指就已经再次点了上去

    开启的是罪恶之花,是轮回的深渊。

    她的双眼,看着名为恐怖抽卡的APP打开,进入了注册界面。

    “姓名:姜依。”

    “年龄:二十。”

    姜依看着只有两个问题的注册界面,有些沉思,她才进来没多久,现在的游戏都改版了,不需要实名认证?没过一会儿,界面竟然是自己开始解析,瞬间将她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姜依,女,二十岁。”

    “家庭成员:父亲,母亲(已故),后母。”

    “伴随着情感缺失症状,带有极度自私疯狂的想法。”

    “七岁的她见证了母亲的死亡,超忆症让她陷入了绝望,她是这个世界的黑暗,绝望的伴生。”

    “死亡时间:七月二十一日早七点。”

    “死亡时间:以最为灿烂决然的方式,在旭日初升时,从高楼跳下。”

    “是否进行人生自救?”

    姜依的眼中浮现的兴趣越来越浓烈,这软件竟然把自己的心理解析得如此完全,今天是七月十八日,离她死亡还有三天。她不在乎自己什么时候死,以什么方式死,但是她好奇,这游戏如何开展下去。

    她又点击一下。

    屏幕再次转换。

    新的界面像是在进行塔罗牌仪式,很多卡片看不见正面。

    它们就像是被关闭在了另外一个世界,等待着牌的开启,将那一面展示开来。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朵罪恶的花,贪恋,嗔痴,绝望,痛苦,人间是第十九层地狱,签订我们独一无二的契约,来吧,开启你的第一张人生牌。”

    拿着手机的右手些微刺痛,一朵黑色的带着繁杂花纹的花竟然是以肉眼可见的速递交织在了她的手腕上。

    整个房间在刹那间充满了寒凉,姜依那漆黑的眼睛微微弯起,她好像没有感觉到屋子里的变化,或许是感觉到了,只是懒得去想。

    反而在大脑的刺-激下,开启了第一张人生牌。

    抽卡系统的开启,让整个手机界面都变成了抽卡的样子,第一张人生牌还在开启中,伴随着这张牌的开启。

    房间里面古怪的充斥着寒冷的气息,第一张卡片的花纹渐渐的浮现出来。

    明明是旭日初升。

    那股都渗入了骨头中的冷让姜依的大脑瞬间清醒,但她的兴奋值却是在一路飙升,手腕上像是签订契约的花纹散发着黑气,就像是在灼烧伤口。

    气氛越来越压抑,那张卡片的翻转速度也越来越快。

    猛然间,卡片停了下来。

    姜依的目光带着笑意,她的手无意识的摩挲着屏幕,看来那个素未蒙面的病人给了她一个好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