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抽卡女主是个马甲怪 > 第三章吴医生
    宁静的康复中心突然闹作了一团,每个患者都会安静的待在自己的房间,这次这么吵闹,也是第一次。

    姜依打开门,走了出去。

    动静是从楼下传来的,她旁边的门也开了,有患者探出脑袋,要看看是哪儿来的动静。

    她披上一件外套,关上房门,就晃晃悠悠的朝着楼下走去了。

    三楼住的是即将康复的患者,可以说,楼层越往上,病人的精神状态越不好,不少人堵在门口和走廊,她也进不去里面,只能够站在一个穿着的皮夹克的男人身边问道。

    “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皮夹克男看着站在身边的女人,脸色苍白,像是在重病中,还掖着自己的外套,也没多想,“你不知道?死人啦!”

    姜依的脸色故作惊讶,“什么,死人了?”

    看来这康复中心的防护措施还需要改进啊,“怎么死的?”

    她看着皮夹克男投来疑惑的目光,连忙解释道:“我家姐姐的状况不太好,所以我来问一下这家康复中心怎么样,谁知道刚踏进来就出了这事,不是担心吗。”

    皮夹克男的亲人也在医院住院,自然能够明白这种心理,“我亲人就34床,死的是33床的男的,出事的时候那惨叫声我们隔壁都听的清清楚楚,医生进去的时候,我也在外面悄悄看了一眼,哎哟,我滴天,那一眼都给我看得魂都掉了。”男人想到那场景,还在害怕。

    “这么可怕?”姜依捂嘴,小声的说道。

    “你是不知道,那人的房间一团乱糟糟,人就躺在地上,双手的手指扭曲得不成样子,面露狰狞的,还有那眼睛,瞪得跟灯笼一样大!双眼充满了血丝。”

    男人秒速的绘声绘色,让周围的人不禁一阵恶寒,他说完又很疑惑的补充了一句,“不过这医院伙食明明还可以,怎么那个人瘦的就像一把骨头了呢。”

    这句话让姜依瞬间来了精神。

    她脑海里下一秒就浮现了早上给她手机的那个人,瘦骨嶙峋,精神异常,难不成是因为玩的抽卡游戏?

    人群攒动,里面的医护已经抬着担架从房间里面出来了,大家齐整整的让出了一条路。

    姜依也让到了一边,好心的皮夹克大哥见状,连忙对着姜依说,“妹子啊,你还是别看了,虽然盖了白布,但是!!!”大哥的语气变化很快,目光看向姜依现在已经没掖完全的衣服,从缝隙中可以看见蓝白条纹的病服,六角亭精神康复中心这几个字样,他这半天都在跟一个病患讲话!

    姜依的注意力在那被盖在白布抬出来的尸体上,从她面前经过的时候,一阵风吹过,她看见了一截枯瘦如柴的手臂,手指扭曲得不成样子,手腕上面有复杂的刻纹,只是近乎消失。

    这就像是继承仪式。

    新的继承者诞生,旧的继承者死亡。

    尸体被抬走,剩下的医生在疏散人群。

    此刻大哥的脸色变了又变,姜依已经转身离开了,在没有任何请示或者陪同下,患者不允许私自外出,精神康复中心是独栋六层,中间是上下楼道,两侧延展,有病房。

    一二楼都是治疗室药品室什么乱七八糟的,三四五六四层楼都是所接纳的病患,她正往四楼走,就见着两个护士端着药盘从楼上下来了。

    “诶,中心要来一个新的医生,已经在办手续了。”

    “什么时候的事?”

    “就这几天的事,今天估计已经入职了,你是不知道,那新来的医生真的是,太帅了!!”护士端着药盘,脸上泛着花痴。

    另外一个也跟着附和,“真的吗?那医生叫什么啊?”

    此刻姜依已经跟她们错身而过,耳朵里传来了她们的声音,“姓吴,是国外留学回来的。”

    姜依的脚步缓了下来,她的嘴角微微的勾起,她现在对吴这个姓格外的敏锐。

    这还得托了游戏的福。

    姜依在见到吴医生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中午了,一天三次的巡查,听着外面的脚步声。

    脚步声和往常不一样,她站在窗边,睫毛轻颤。

    门开了,这次那个在脑海中一遍遍重复出现的医生没出来,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帅气年轻的男医生。

    医生一个人来的,单手拿着一份病例单。

    他穿着白大褂,身姿挺拔,指骨分明的手指推了一下眼镜,看不清那潜藏在眼底的神色,他嘴角轻扬,“姜小姐。”

    姜依看着他旁若无人的坐在了病床上,心中有些许不悦,但还是很礼貌的回了一句,“吴医生。”

    “我看过姜小姐的病例单,该怎么说呢,姜小姐为了不去精神病院,真是煞费苦心啊。”

    精神病院和康复中心可是两种概念,姜依的目光渐渐冷了起来,她的嘴角勾笑,心里在思量着这个混蛋一言不合闯入别人领地还如此大摇大摆的说着这些,但她嘴里却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呢。”

    针锋相对的气息弥漫在了房间。

    吴医生神色不变,他很从容,姜依蠢蠢欲试,这个从卡片里出来的同类,与他较量是一番怎样的场景。

    “姜小姐不必遮掩了,他们看不出来,但是我还是知道的。”吴医生摘下眼镜,那双狭长的眸子中,深邃的黑如同一轮漩涡,要把人深深吸引进去。

    “吐掉医院开的药,时刻保持精神警惕,连在诊疗医生面前,表现得和常人无异,如果我不是见证了太多人心,可能也会被你蒙混过去。”他拿着笔,在档案上面写着什么,行云流水。

    姜依的样子就像是人畜无害,只有剖开其内心,才能发现里面的黑。

    她微微一笑,漫步走到了吴医生的面前,这才发现他手里拿着的,并不是这个医院的病例单,而是市精神病院的病例单!

    上面是姜依的姓名,特征以及症状!

    “我可没说我要去。”姜依将手探进衣袖,她谋划了许久,眼见着就要出院,不能就这么被毁,她的大脑飞速旋转,最终还是放下了手。

    姜依和其他病患唯一不一样的是,就算是疯癫了,也能存有理智,而这一丝理智,能给她带来不少的好东西。

    “那可由不得你。”

    吴医生将笔放好,扫了一眼姜依手腕上的刻纹又说道,“游戏已经开始了,我希望你能坚持下来,毕竟上一个输掉的,已经被抬出去了。”

    姜依猜不透这个吴医生,他的内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封闭,双眼没有一丝波澜,就好像世间万物在他眼中都没有颜色,看着吴医生出去后,姜依笑了笑,阳光透进来,她的衣袖里一闪而过的寒芒。

    姜依拿出手机,看着S级死亡卡牌上,吴御的嘴角上扬,整张卡牌都透着死亡的气息。

    看来双方都对这次的会面表示很满意,至少她是这么想的,虽然过程索然无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