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抽卡女主是个马甲怪 > 第四章不一样的康复中心
    对待不礼貌的家伙,就是比他更不礼貌。

    对待同类,那就比他更疯狂。

    夜幕降临,风刮得外面的树叶哗哗作响,整个康复中心陷入了沉浸,大家吃完药就躺在了床上。

    四楼41床的女人并没有休息,她再次将安眠药吐掉。

    八点钟准时熄灯,从外面看这所康复中心,是被一层黑雾和死气所包裹的。

    抽卡系统的手机震动,房间中传来微弱的亮光,她看向屏幕,整张苍白的脸在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诡异。

    “黑暗是显露一切的好时机,当大家陷入沉睡,病院就会苏醒。”

    “幸运的抽卡系统玩家,他已经开始行动,请在二十一日到来之前,躲避他的追击,成功活下去。”

    姜依看着屏幕上的字样,病院会在大家陷入沉睡的时候苏醒,病院是拥有血肉,是活的东西?

    吴御已经开始行动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服药后的十分钟病人会陷入沉睡,八点十五分是巡查各房入睡情况,巡查后医生回到自己的房间,差不多八点三十五分会再来一次巡逻。

    而她出去的时间,九点钟。

    病房里很安静,医生推开门发现姜依已经陷入了沉睡,退出房间,再次去巡查下一个病房。

    被窝里,姜依渐渐睁开双眸,如同潜伏在暗处随时准备致命一击的蛇蝎。

    九点整。

    姜依从被子里钻出来,她站在镜子前,将充满怨念的外套穿在了身上,寒凉的手术刀被她揣进口袋中。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皮肤惨白,眼底黛青,但双眼中充满了感情色彩。

    “不错,像个医生。”

    她慢步打开门,脚步声很缓慢,四周安静得掉根针在地上都能听见。

    整条走廊给她的感觉,既陌生,又熟悉。

    明明是走了很多次的走廊,墙体感觉更加腐朽了,原本贴着瓷砖的墙壁变成了用水泥粉刷的白墙。

    透着一股子怪味。

    走廊边上绿幽幽的紧急逃生都变得格外诡异。

    走廊顶的灯光倒影在地面。

    她又走出去几步,寒凉的气体从墙体透出来,整栋康复中心医院就像沉睡的邪恶,正在慢慢苏醒一样,鼻腔里面开始充斥着各种臭味,福尔马林,血腥气息……

    她不是没在医院的夜晚出来过,只是这一次真跟往常不一样。

    楼梯口传来了脚步声,那一刻,她的心底在叫嚣着危险,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刚想推开一间病房门进去,谁知道那间门像是从里面反锁了一样,没办法。

    她将口罩戴好,只露出了双眼。

    双手放进口袋,右手捏住手术刀刀柄。

    楼梯口走上来了一个穿着病号服男人,他低埋着脑袋,瘦骨嶙峋,双手的手指扭曲得不成样子。

    他感觉身体很笨重,一步一步,脚步声不断的在走廊里回荡,没有再继续往楼上去,他停在了四楼,靠着余光左右张望,像是在确定什么东西,终于,他迈开脚,像是锁定了什么,朝着姜依所在的病房就过来了,而姜依刚好站在墙边,离他已经不远了。

    气氛开始不对劲起来了。

    他的步子很慢,他也察觉到了什么,停驻了脚。

    抬起头的瞬间,姜依的大脑如同被什么东西冲击了一样,兴奋之色言表。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不一样了。

    男人的胸口纹着一小片白色布条,上面写着他的名字。

    齐亮,33号。

    33号是他的病号排序,而他就是白天见到的那个死状诡异的33床病患!

    死去的人竟然又重新出现在了病院里面。

    她的眼中染起了浓浓的兴趣。

    她看见齐亮的脸色从麻木变到慌乱,两人只间隔了八,九米的距离。

    “对不起,对不起,医生,我走错楼层了,我马上回去。”

    四周昏暗,光亮从头顶洒下来。

    齐亮的声音沙哑,他看不清楚姜依的脸,只看见她两手揣兜,穿着医生外套。

    他似乎很怕医生。

    姜依的双眼漆黑,声音有些低沉,带着怒意,“回去!”

    她看着齐亮的肩膀都蜷缩在了一团,那被扭曲的指节也无意识的颤动,一步一步的又朝着来时候的方向回去。

    姜依的步伐很慢,跟在齐亮的背后,她的指尖把玩着刀刃,现在她就是这把手术刀的主人。

    四周的黑暗就好像要把人吞没,跟着齐亮一步步走下楼,三楼的臭味连口罩都无法抵挡,烂鱼臭虾的腐臭,但三楼,比之死寂的四楼,有过之而无不及。

    墙壁上面有各种像是用手指抠出的痕迹,整条长廊空荡的可怕,但每一间房都有微光从里面透出来。

    在感觉到她的踏入后,一间间的灯光挨个熄灭,总觉得尽头两边的黑暗里面潜伏着龇牙咧嘴的魔鬼,等待着不知情的人进去,给它们饱餐一顿。

    见状,齐亮颤抖得更厉害了。

    他扭曲的头,双眼瞪大如牛,布满了血丝,颤抖的声音说道,“医生,我先进去了?”

    “嗯。”

    口罩遮住脸颊,露出的双眼看着齐亮一步一步的走进了33室,他打开门的瞬间,黑暗瞬间将他包裹,就好像是把他给吃了一样。

    砰的一声关门声,回荡在整栋楼。

    姜依没有被这声音影响,反而是把目光聚向了其他病室。

    三楼还住的有其他的病患吗?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姜依慢步走到34室的门口,在白天,这是那个皮夹克男的亲人居住的房间,现在又会是谁住在里面呢?

    她苍白的脸凑在门上方便观察的玻璃上,双眼眨了眨,目光看向了里面。

    房间内的灯光已经关掉,一片漆黑,看不见有什么东西,但是里面有声音传来。

    她附耳一听。

    有点像是蒙在被子声线颤抖的害怕声,显然里面的人知道她正在门外。

    他们都畏惧医生?

    还是在畏惧其他的东西?

    正当她伸手,准备试一试能不能把这扇病房门打开的时候,楼下再次传来了动静。

    “快!”

    “病人咬穿了自己的大动脉,多处骨头断裂!”

    “联系外科大夫,准备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