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龙尊 > 第2章 金光的变化
    夜晚,在老家主秦鹰的卧房中,刚被精纯灵气洗涤过的秦龙,脱去散发着酒气的衣衫,身体暖洋洋的就欲进入梦乡,突然他感觉到了丹田处传来一阵刺痛。

    “啊!”

    还不待他有所反应,那剧烈的疼痛感就蔓延至他全身的每一处,这让他痛苦的撕喊着。

    “龙儿,你怎么了?”老家主焦急的声音响起,神情严肃的出现在秦龙的身旁。

    “热..热..好热!”秦龙嘴里说着,然后疯狂的撕扯着自己的衣衫。

    老家主不敢怠慢,立刻掐住秦龙的手腕,一股精纯的灵气顺着秦龙的经脉涌入,他想缓解秦龙的疼痛,顺便查明秦龙的情况,谁知灵气刚一入体,秦龙的表情就更疼苦了。

    在秦龙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中,老家主停止了灵气输送,这一刻,合一境的老家主,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慌乱。

    就在这时,秦龙扯下了自己的衣衫,露出了本该雪白的上身,在他的胸前一团红色向四处蔓延,速度非常的快,转眼间,秦龙的上身就全都变成了红色,就像是被烧伤了一般。

    俗话讲对症下药,秦龙此刻情况不明,之前贸然的灵气输送,反而加重了他的疼痛,老家主不敢继续贸然行事,显得有些束手无策。

    “不能乱,不能乱..”老家主知道,在这秦府中若是他都没有办法了,那么秦龙就凶多吉少了。

    就在这时,秦龙唰一下的飞奔而起,瞬间就消失在了老家主的视线中,速度之快连老家主都为之咂舌。

    “龙儿!”

    老家主焦急的喊着,紧随其后飞奔出屋子,然后整个人就愣在了门口,因为他看见外孙秦龙,就躺在房前的雪地上,嘴中仍有呻吟声,但疼苦的神情却缓和了许多,似乎这满地的白雪,就是治愈疼痛的良药。

    老家主正要上前,却听秦龙嘶吼着喊到,“外祖父别过来,我很好..”

    没错,此时的秦龙确实要比之前感觉好很多,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但是身上传来的灼烧感,让他想要一头扎进这雪地里。

    冰火两重天,舒爽过后是万千蚂蚁在身上爬行的痒,在这冰雪寒天里,秦龙的额头上竟然出现了一些汗珠,上下嘴唇也在不停的打颤,那不是冻的,而是他紧咬牙关牵动的神经。

    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痒痛感加重了,那些不存在的蚂蚁,此时就像是在撕咬他的筋脉,那是一种来自于灵魂中的痒痛感,这使他忍不住的在地上滑行,企图用摩擦来止痒。

    老家主知道,此刻自己外孙的情况非常糟糕,但他却帮不上什么忙,因为他甚至搞不清,一向体弱怕寒的外孙,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大火炉。

    没错,就是大火炉,老家主看的见,外孙所到之处,阵阵白烟升起,那些白雪在融化。

    就这样折腾了半夜,在院子里的雪即将全部融化的时候,秦龙停止了动作,老家主见状立刻飞到他身前,见到的却是已经昏睡过去的外孙。

    秦龙皮肤上的红色消失了,恢复成了原先的雪白色,之前的一切就像未曾发生过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般,但满院子的水,明确的告诉老家主,秦龙之前遭遇了什么。

    将秦龙背起,轻轻的放在床榻之上,老家主小心翼翼的探查他体内的情况,在确认秦龙没事之后,老家主松了一口气,同时升起一股诧异,因为之前那般剧烈的疼痛,并未对秦龙造成什么伤害。

    这一夜老家主没有入睡,他就守在门前,看着院子里的水结成了冰,他想了一夜,也没有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当阳光透过窗户,照在秦龙脸上的时候,昏睡了一夜的秦龙终于醒了,他揉了揉朦胧的睡眼,感觉这一觉睡的很累,但却睡的很爽。

    梦里好像坐着一叶扁舟,行使在弯曲的银色长河之上,头顶一片日月相耀、繁星满天的混沌夜空,脚下则是山川大河蜿蜒盘旋,一切尽在他一掌之中,说不出的豪气干云。

    “那是哪里?”秦龙回想着梦里的一切,然刚刚苏醒的头脑,却传来阵阵的刺痛,梦里的一切变的模糊,直至他什么都想不起来,索性就将其放下,缓缓穿好衣衫,磨磨蹭蹭的走出房门。

    “啊!”

    “外祖父,你怎么在这里?”

    还不待老家主说话,秦龙继续惊呼到,“什么情况?院子里怎么结冰了?雪呢?”

    老家主错愕的看着他,疑惑的问到,“你全都不记得了?”

    秦龙迷惑的挠挠头,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外祖父在说些什么,随后老家主将昨夜发生的事情讲给他听,却惊的他嘴巴张的老大。

    “真的吗?”秦龙忍不住的出声问到。

    老家主没有回答,而是出声询问到,“你感觉怎么样?”

    秦龙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然后认真的说到,“我感觉很好,身体里充满了力量,是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你突破了?”老家主双目一闪的问到。

    “啊?”秦龙诧异。

    “炼体境五品!”

    尽管没什么关联,老家主还是叮嘱秦龙一句,“借酒消愁只一时,切勿贪杯。”

    ...

    秦龙的身体情况有了好转,丹田内的金光不再吞噬他的气血,灵气在经脉中流畅的运转,雪白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润,不再像之前那般虚弱,偶然间与角落里的木人产生联系后,秦龙打开了一扇希望的大门。

    木人傀是秦龙曾经做出来解闷的玩具,在这一点上他像是无师自通,当木人傀成型的那一刻,他也很震惊。

    如今木人傀与他心意相通,在秦龙的操控下仿佛成为了活物,这更加让秦龙感觉到了它的奇妙,也正是因为这些,秦龙从外祖父那里得知了一些战傀的知识,还有清云区四大宗门之一,战傀宗的一些情况,这也让一直想为外孙寻个好去处的老家主,动起了一些小心思。

    说来也是奇怪,这份小心思在几日后竟然搞的人尽皆知了,老家主确信自己没有与旁人说起过,他看着书案上汇集的各路消息,阴沉着双眸说到,“看来这府里不平静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老家主猜测,是有人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分析出了他的心思,不过老家主没有去查流言的源头,因为他知道背后的人,掌握了这些之后,还会有下一步行动,会自己浮出水面。

    近日,秦龙感觉到族中几位舅舅家的孩子,对他的敌意越来越浓了,他知道这是因为什么,流言早已传到他的耳朵里了。

    秦龙变的不一样了,隐疾痊愈带给他的,不仅是一副健康的躯体,还有心中的底气,现在的他不在惧怕那些不堪入耳的流言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将来会变的更好,他看到了希望,再也不是那个抑郁惆怅的少年。

    “秦龙,你出来!”小院外,一个带着愤怒情绪的声音响起。

    屋子里的秦龙在听到后,明显的一愣,他没想到这些人敢闹到他这里来,看来是真的急了。

    小院里,秦龙微笑着面向之前那几个嘲讽过他的表兄弟,丝毫不在意他们的怒火。

    “我们希望你能把老家主争取来的那个名额拿出来,我们公平竞争。”那个十五六岁的青年,开门见山的说到,原来他们讨厌的不是“走后门”,而是走后门的人不是他自己。

    “呵!凭什么?”秦龙冷笑,这些人太可怕了,外祖父只不过是刚有这个想法而已,到他们嘴里怎么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四大宗门有那么好求的?

    秦龙的态度,让几人气急,他们怒吼到“就凭你是个废材,根本配不上这个名额,去了也是浪费。”

    秦龙继续保持笑容,随意的说到,“浪费了也不给你。”

    “你...”

    秦龙不理他们,推开小院的门,一步一步向远处走去,“今天心情不错,秦恩,咱们去喝个小酒。”

    “好嘞!”

    他们两个走了,留下那几个青年闷着无处宣泄的怒气。

    ...

    今天酒楼里的人很多,都在讨论近来有关秦龙的传闻,当秦龙走进来的时候,这些人又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对此秦龙已经习惯了,他四下里瞧了瞧,只有角落里,一个胸襟上绣有三点红绣的男子,所坐的方桌上还有空位。

    为什么爆满的酒楼里,众人宁愿挤在一起,也不与这人拼桌而坐,秦龙不想这些,与男子打了个招呼后,就坐了下来。

    谁知男子却突然抓住了秦龙的脉络,另一只手还不停的捏算着什么,喃喃自语的说到,“有变数..”

    在起初的惊慌过后,秦龙冷静了下来,拦住了想要动手的秦恩,饶有兴趣的看着男子,出声询问到,“这是何意?”

    这时,男子掐算的手停了下来,看着秦龙说到,“隐疾好转,但并未痊愈,十五不入淬魂,必应天劫。”

    秦龙与秦恩听的一头雾水,正要询问,却听男子说到,“龙鸣山顶,机缘或可化解劫难。”

    这段话说完之后,男子就匆匆离开,消失不见了,留下秦龙两人面面相窥,错愕的问着彼此,“那人是谁?怎么神神叨叨的?”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