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日再死 > 第三节 绝境求生
    陈慕远的侦查小队,在冲出燃烧弹的掩护后就陷入了苦战。

    陈慕远向右前方分别发射了三枚燃烧弹,组成一道火墙阻挡前进道路上右方的兽虫。还没来得及收回左手,前面就扑过来一只嗜血兽,挥舞着刀足,一刀斩在了掷弹筒上。虽然左手臂没被砍断,但是掷弹筒报废了,左手臂内嵌的最后一个备用燃烧弹弹夹也没了用处,左手臂也被巨力打折,耷拉在一旁。手臂上的助力传动转置还时不时的冒着火花。

    兰迪斯合身冲过来,两三吨重的动力装甲直接将嗜血兽撞飞。兰迪斯救下陈慕远后,用步枪将撞飞的嗜血兽打成筛子。搀扶着陈慕远,利用火焰的掩护向前冲。陈慕远也右手持枪向前开路。

    索尔和米娅的弹药在前面防守地下通道的时候消耗了不少,所以火力强度小很多。不过他们不追求杀敌,只是阻滞嗜血兽的扑击倒也很有效果。索尔感觉本来就很敏锐,在肾上腺素和思维扩张药剂的辅助下命中率极大的提高了。嗜血兽快速移动的腹足竟也觉得缓慢了许多。一枪就打断了嗜血兽的腹足。阻滞了它们的接近。而米娅也是利用燃烧弹减小嗜血兽的进攻窗口。

    陈慕远他们已经没有精力与能力再去管背后的敌人了。他们只能向前冲,在兽群重新包围他们前,拉开足够的距离,减缓来自背后的扑击。斯蒂文利用喷射背包跳到空中,用高爆手雷将前方聚集的兽虫炸翻,减少前进的压力。又朝后面扔出手雷,拖延嗜血兽追击的速度。

    可是最终高爆手雷用完了,而陈慕远他们才冲出五十米。而兽群又将他们包围起来。研究所另一边还有更多的兽虫追过来。

    “呵呵,我说陈。我们只要向前冲,冲出重围就可以了吗?”一直沉默的兰迪斯对搀扶的陈慕远说道。

    “没错,还有四十米,一个冲锋就出去了。呵呵呵。”陈慕远看着雷达地图肯定地说。

    “斯蒂文,接着,好好瞄准了打。”兰迪斯把电磁步枪和弹药扔给没有武器了的斯蒂文。

    “虫子们,让你兰大爷教教你们什么叫做冲锋。”兰迪斯竟然卸下了后背装甲,将装甲板扣在手臂上。

    “把后背留给上帝吧。哈哈哈”兰迪斯如同疯魔般顶着装甲板往前冲。三吨重的动力装甲,如同重型卡车般撞在嗜血兽身上,装甲板压迫着嗜血兽的刀足,使其没有办法挥砍。扭身摆臂,将嗜血兽推开,推得虫子打了个出溜。然后继续冲锋。

    陈慕远开枪将没站稳的嗜血兽打死,紧跟着兰迪斯往前冲。“那么我就当你的上帝吧。”

    陈慕远又打了一剂镇痛剂,左手的伤已经没感觉了。不仅如此,肾上腺素和思维扩张药剂的效果也开始发作。感官变的更敏锐,思维更清晰,动作更灵敏。一枪打穿了右手边一只扑在空中的嗜血兽的头。继续打第二只的时候,喀嚓,能源弹匣空仓了。瞥见左边一只虫子已经追上兰迪斯,正抬起刀足准备给他来一下狠的。陈慕远上前跨了个弓马步,右手抡圆咯,将电磁步枪狠狠地扔出去,砸在嗜血兽头上,砸的它踉跄了几步。扔完步枪顺势就把左腿甲挂载的电热军刀反手抽出。左腿发力,右肘推出。瞬间就冲到了嗜血兽身上,右手肘推开嗜血兽的刀足,反持的电热军刀直接插在嗜血兽的头里,灼烧掉了它的中枢神经。说的这么多,其实从用枪打死第一只虫子到用刀捅死的,中间只用了半秒钟。而陈慕远却感觉很从容,甚至还观察了本来打算击杀却因为没有弹药而幸免的另一只虫子的情况。

    “嚯嚯嚯,我说怎么世界清净了,原来机载智能电脑宕机了。呵呵,辅助瞄准系统下线了,没事,用不上了。索敌雷达下线了,用不上了,将眼前的虫子砍了就是,只要往前冲。哦哦哦,不用戴红闪闪的有色眼镜来看(砍)虫子了。没有警报了,能源还剩百分之十,没事,只要有维生系统和动力保障就可以了。”陈慕远一脚踏在嗜血兽的头上,右手抽出军刀。

    “弹尽粮绝啊。。。欲使其毁灭,必先使其疯狂。那么。。。”陈慕远双腿发力,冲向另一只虫子,连嗜血兽坚硬的头甲都被踏破了,瞬间冲到了嗜血兽身前。右脚蹬住地面,踩出一个深坑,刹住前冲的身形。然后向左一推,就这么平移了一米,躲过了嗜血兽两只刀足从上向下的斩击。陈慕远冷漠无情的面庞,眼神清冷,嘴角微微翘起,一丝不屑的冷笑。反持的军刀紧贴护住右手臂,轻轻抬起,交错让过斩击的刀足。从下向上将军刀划过嗜血兽丑陋的下颚。这一瞬间的加速,急停,平移,挥刀。重力过载超过10个g了,动力装甲发出一阵阵金属疲劳的咯咯声。陈楚歌人还在平移的空中,军刀已经划过嗜血兽的头颅。背影都那么的潇洒飘逸。动力装甲内传来一阵呢喃,“疯狂吧。”

    刚刚落地的陈慕远,微曲双腿,又冲向另一只想从背后袭击兰迪斯的嗜血兽。这时从后面刚好扑上来一只嗜血兽,可惜陈慕远已经冲出去了,结果只能扑了个空。而陈慕远嘴角那一抹不屑的冷笑霎那芳华。

    “低级生物!”

    斯蒂文接过兰迪斯的步枪换好弹匣,正准备开枪救援兰蒂斯呢,结果前面的嗜血兽就都被干掉了。而陈慕远正轻飘飘的落地,又马上冲了出去。斯蒂文当场就惊了,如此的干净利落,不带烟火气。“我勒个去。这还是人吗?”

    斯蒂文跳到空中,点射了那只没追上陈慕远而扑了空仰天嘶吼的嗜血兽。当斯蒂文跳到空中,看着下方密密麻麻的嗜血兽,感觉这一瞬间仿佛时间都静止了,轻轻松松就开枪又爆了一只嗜血兽的头,然后很快这种时间凝固的感觉就消失了。斯蒂文从半空中落下来,顺着兰迪斯

    (本章未完,请翻页)

    和陈慕远杀出的血路,向外突围。

    转眼间就冲过了20米的距离,虽然后面又有不少兽虫加入了包围圈,但是陈慕远他们已经靠近外围了。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可惜天不遂人愿,本来就弹药不多的索尔和米娅,终于打空了最后一个能源弹匣,队伍的左侧瞬间就被突破,一下子险象环生。索尔用军刀推开一只嗜血兽后,一个战术翻滚,躲过另一只嗜血兽的扑击,还没爬起来,就听见频道里斯蒂文的一声惨叫。。。

    米娅正打算击退一只靠近的嗜血兽时,结果没弹药了,及时反应过来后往后一跃,躲过嗜血兽的刀足,人在空中就抽出军刀架住了嗜血兽二次斩击。同时因为能源枯竭,为了优先维生系统和动力保障,索敌雷达已经自动下线。所以没有觉察到左边索尔也因为没有弹药,漏过来一只嗜血兽。正准备偷袭米娅。

    斯蒂文跳在空中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开枪把偷袭的这只嗜血兽爆了头,刚落在地上,就伸手去拉被嗜血兽压制的米娅,帮她解除困境。同时右手持枪瞄准了被米娅军刀架住的嗜血兽。枪响的同时,斯蒂文的右手臂被冲过来的另一只嗜血兽斩断。

    “啊。。。。。。”维生系统虽然及时注射了止痛剂,还用纳米胶封住了断臂的创口进行止血。可是斯蒂文已经疼的重度昏迷了。

    如果还有弹药,就不会有防守漏洞,索尔就能干掉漏过的这只偷袭的嗜血兽;如果还有能源,索敌雷达也不会下线,米娅就会躲开偷袭;如果斯蒂文没有卸掉外装甲,那么也不会用单薄的镜面装甲接敌,那么肯定不会被斩断手臂。可惜这世界没有那么多如果。不卸掉外装甲,就释放不了无人机,那么陈慕远他们就不光光要应付正面的嗜血兽,还有天上的飞行兽的空中打击。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索尔非常懊恼,“都是我,该死,我的防守漏洞。”索尔很愤怒,也不爬起来了,就趴在地上双手双脚同时发力,扑到斯蒂文身下,接住晕倒的斯蒂文,同时翻身将他压在身下,用背甲抵挡嗜血兽的二次斩击(凿击)。

    嗜血兽尖锐的刀足插在索尔的背甲上。伤痕累累的背甲被凿穿一个洞,虽然最终被内衬的纳米作战服挡住了,不过仍然受到了重创。而且刀足也被卡在背甲上。嗜血兽准备把索尔和被抱着的斯蒂文一起挑起来时,米娅愤怒的,呼啸而过的军刀斩断了这只兽虫的刀足。

    索尔透过被自己的淤血染红的面罩,看着面前嘶吼的兽虫。脸上漏出几近疯狂的笑靥。“原来是你!就是你这只被我推开的杂碎。”同时注射了一剂止痛剂和肾上腺素,感觉到心脏疯狂的跳动。扫清思维扩张药剂慢慢产生的精神萎靡的副作用。索尔捡起斯蒂文掉落的电磁步枪,一枪将其爆头。终结了两者之间的纠缠。随后检查了下弹药。还好兰迪斯的能源弹匣都是两个捆绑一起的,弹药还够。将自己的电热军刀扔给米娅。两个人背靠背守护起昏迷的斯蒂文。

    米娅骂着索尔,“你们都疯了,索尔,你知道短时间两剂肾上腺素的后果。”一遍流着泪,一边接过索尔的军刀,左手架住刀足,右手从下刺进嗜血兽的脑袋。然后一脚踢开瘫软的嗜血兽,把它当做一个阻碍物,阻挡嗜血兽的进攻。

    索尔这边危在旦夕,没有跟上陈慕远和兰迪斯的脚步,使得他们被嗜血兽分割包围了,眼看逃生无望。没想到从陈慕远方向穿插过来的嗜血兽,突然矮了一截。原来是陈慕远赶过来援护了。兰迪斯也顶着坑坑洼洼,满是缺口的背甲盾牌赶过来。

    “我x,斯蒂文,你兰大爷可没准你死在这啊。”

    陈慕远踢开被砍了腹足的嗜血兽,后退一步让开它穷途末路般挥舞的刀足。右手反持能源不够的电热军刀挡住另外一只嗜血兽的刀足,然后曲臂卸力,刀足卸开,从身旁划落。推肘上前,用力一推,嗜血兽连头带身体都被推到一旁,末了还晃动几下脑袋,发出痛苦的低吼。可惜不等再有其他动作就被一刀刺穿了脑袋。

    兰迪斯紧跟上前,用盾牌拍开没了腹足的嗜血兽,顺手就手起刀落,来了个斩首。两人来到斯蒂文身边,和索尔还有米娅一起互相防守一个方向。

    “怎么办?陈,走不脱了。”兰迪斯一脸严肃。

    陈慕远慢慢的呼吸,一口气吸了两秒,然后又慢慢地吐出来,吸气的力道竟然让头盔里有种轻微的呼啸声。锐利的眼神越来越冰冷。“坚持住。小强已经过来接应了。各位。最多还有。。。两分钟。我们已经快突破包围圈了。最多两分钟,小强就会突破外层拦截,我们还有一次燃烧弹开路的机会。各位,坚持住。不要死啊。”

    “兰迪斯,你把你的背甲固定在我的左手臂上。你等会扛着斯蒂文居中,小强在外围掩护,接应。米娅,你来开道。索尔,你侧应米娅。我来殿后。”

    “至于现在。。。坚持住了。各位。”

    陈慕远侧身将固定在左臂的背甲顶在身前,双腿发力,如同瞬移般冲到嗜血兽脸上,背甲挡住恶臭的口器,右手刀刺出,洞穿脑袋。而此时嗜血兽的刀足才刚刚挥下。看上去就像陈慕远给了嗜血兽一个投怀送抱,而可惜的是嗜血兽没有接住。反而因此送了战绩。陈慕远利用冲锋的惯性微曲身体,抬腿上前,一脚踏在嗜血兽耷拉的头上冲向后面那只还没反应的兽虫。而还没完全抽出的军刀直接就把嗜血兽的头划成两瓣了。

    冒着青烟的军刀,提刀上撩,斜划过兽虫举起的刀足。飞溅的绿色血肉,落在勉强完好的背甲上,腐蚀出一个个深坑。陈慕远腰身一扭,用没受什么损伤的背甲硬抗带有腐蚀的虫血。顺势旋身投掷出

    (本章未完,请翻页)

    军刀,军刀如长虹贯日般将旁边打算冲向斯蒂文捡漏的嗜血兽钉死在扑击路上。

    陈慕远落地后用左臂固定的背甲盾牌护住自己退后两步,抵挡马上紧接而来的扑击。然而,在短短的两秒内就击杀了两只虫子,击残了一只。周围已经五米内已经没有可以威胁到陈慕远的嗜血兽了。陈慕远慢慢退到兰迪斯旁,顺手将自己的军刀从嗜血兽的脑袋上拔了出来。

    “兰迪斯,掩护下我。我这里出了点问题。”陈慕远眉头紧蹙。

    “你受伤了?”兰迪斯一手拿着一只斩断的刀足,一手拿着军刀架住挥舞的刀足,然后一脚踢开。

    “不是,我眼前出现了幻觉,应该是思维扩张的副作用。等我缓缓。”陈慕远面罩上倒影的只有几只嗜血兽的尸体。而他眼前却有两只嗜血兽正在冲锋。陈慕远握紧军刀,顶住盾牌,准备抵挡冲击,可是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正当陈慕远松口气的时候,一记势大力沉的劈斩砍在了破烂不堪的盾牌上,直接把装甲板砍裂开来。陈慕远被击飞,在地上打了个滚。打折的左手臂感觉要断掉了。

    兰迪斯惊得魂都飞了,逼退拦截下来的另一只虫子,回身扔出刀足,干扰嗜血兽追击,然后冲向陈慕远。陈慕远艰难的爬起身,看向嗜血兽,发现幻影已经消失了,但是,眼前却又两个兰迪斯在奔跑。

    “?”

    陈慕远右手的军刀也丢了。“刚刚什么情况?还是松懈了。”正好,兰迪斯扔出的刀足砸在击伤陈慕远的嗜血兽的头上,反弹到了手边。陈慕远伸手去拿,却抓了个空。“?”手还没收回来,又被刀足砸中了

    “?!”

    陈慕远的眼神更加冰冷近似寒潭。重新抓住刀足,挡住穿过兰迪斯幻影的嗜血兽。

    “你没事吧?陈?”兰迪斯从后面跳上嗜血兽的背,将虫子踩趴在地上,然后一刀插进嗜血兽的头。解救了陈慕远。

    陈慕远退到一边,将残破的盾牌卸掉,重新注射了一剂镇痛剂。看着刚刚被兰迪斯逼退的嗜血兽。发现一前一后竟然有两只一模一样的虫子在同时朝这边冲。还有那只被削掉刀足的虫子,在后退了一段距离后,又重新发狠冲上来,打算用口器咬死陈慕远。可是原地还有一只正踌躇不前。

    他笑了。嘴角那一抹冷笑又出现了。“原来如此。。。”

    “!!!”兰迪斯看着主动挡在他前面的陈慕远“陈?你说什么?什么原来如此?你退回来。”兰迪斯正想上前帮忙一起对付冲上来的这只嗜血兽,结果陈慕远突然冲了出去,又是一个投怀送抱,在接近嗜血兽的瞬间二次加速。陈慕远手中的刀足插在嗜血兽的头上没入一半还多。这次,嗜血兽连刀足都还没举起来。

    “!!”这是兰迪斯第一次看见陈慕远如此轻易地近距离击杀嗜血兽。轻灵,飘逸,效率。

    虽然自从动力装甲普及后,人类对抗卡洛斯族群就不再处于绝对劣势了。但是那也是依仗远程武器的强大火力。在近身后,人类的反应速度和抗打击能力都不是这些头脑简单的虫子的对手。不见昏厥的斯蒂文和一个凿击就差点当场去世的索尔。即使是动力装甲,也最多能抵挡一到两次的正面进攻。(重装甲除外)而嗜血兽除非直接爆头,几乎很难杀死。看看那个正在冲锋的被削掉刀足的虫子。

    兰迪斯前面要么背对着陈慕远冲锋,要么集中精力对付虫子。现在,他看着弓步上前,右臂直刺的陈慕远,很想顶礼膜拜。虽然手上拿着刀足看着有点膈应,不过小细节忽略就好了。

    陈慕远抽出刀足,看向正冲过来的残废虫。对方看着陈慕远手中似曾相识的刀足,就似想起家里没关天然气一样,慌慌张张的逃了。

    看得兰迪斯目瞪口呆。它也会逃跑?!

    “终归也是生物啊。”陈慕远把手上的刀足扔给兰迪斯“来换换。”

    “哎!哎?哎?!”兰迪斯乖乖地将能源明显充足些的电热军刀递给陈慕远。小声嘀咕“虽然你很厉害,但是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陈慕远懒得理他,看着眼前的重重幻影。笑着说:“你去帮米娅他们,这一边我来防守就好了。”

    “好。”

    米娅和索尔一近一远互相配合着抵挡两个方向的虫子,随着索尔的弹药越来越少,射击的间隔越来越长,形势也越来越危险。索尔开始还能主动消灭远处的虫子,现在只能在米娅遇到危险的时候开枪解围。米娅的动力装甲也破烂不堪,无时无刻不在准备寿终正寝。手臂装甲侵蚀了两个大洞,可能是被咬的,前装甲板也满是划痕,最严重的是肩膀上的伤口,连内衬的纳米作战服都撕裂了。泄露的春光却无人欣赏。

    兰迪斯的增援来得很及时。

    “陈队怎么办?”

    “陈?哦嚯嚯,我觉得陈自己就可以杀出去了,还是担心下咱们吧。。”兰迪斯拿着刀足夸张的说,看着特滑稽。

    米娅嫌弃的看了眼兰迪斯,“给你。”

    “哎呀,米娅你真美。”兰迪斯接过军刀“还是这个称手。”

    “明明就是陈弄丢了自己的武器,抢了我的,真是个坏人啊。不过。。。这刀足也不错。。”

    米娅也拿兰迪斯没办法,虽然看着膈应,不过已经弹尽粮绝了,还讲究啥呢。能多撑一会是一会吧。

    (本章完)